曾经当过3年多的部长新闻秘书,在政治与媒体领域游走,切身体会两者的关系如何不好搞。所以对这起事件,的确有不少的感慨。

今天的媒体生态真得不同了。当你扭开环宇电视台就可以跟进中港台和英美世界的最新消息;当你打开网络看到别人连打个喷嚏、睡个觉都可以上facebook;当有人在youtube的唱歌走音集竟然可以莫名其妙红遍全球的时候,你就可以深刻体会到新媒体时代的降临。

当年苹果日报入侵台湾时,有些卫道之士对其狗仔队采访手法嗤之以鼻。结果今天该报还是成功在彼邦开枝散叶,稳占一席之地。

同样的,如果有一天《号外周报》去政治化,或者作风一板正经、不再八卦和综艺化的时候,身为读者的你还会追看吗?

当然,媒体也是人,不是机器。308后得到不少马华同志的回馈,认为当今国内的中文媒体偏爱民联,针对国阵,存有偏差。我的看法是,媒体人也会有感受,或者更贴切而言,他们也是民意的重要部分。面对一个长期通过恶法压制他们的政体,在自由主义和两线制抬头的今天,难道他们还会唯唯诺诺?

面对这样的新媒体生态,身为公众焦点的从政者,必须展现更大的豁达哲学和民主风度,与其去抵挡这股难以抵挡的政治新闻综艺化大潮流,倒不如适时地以综艺化的幽默表现,在一些议题上四两拨千斤配合剧情,只要没有影响政务,实也无伤大雅。翁老总当年在马青时代就是这方面的佼佼者,其中一个代表作就是马华党争时接受号外专访的《你敢讲,我敢登》系列,营造了刚烈的敢怒敢言形象为他吸引了不少粉丝,如今想起实在不胜唏嘘。

更重要的是,有时候媒体的报道就像从政者的一面镜子,就算有时候是哈哈镜或者放大镜,偶尔照斜了、照歪了、夸大了,但是出处还是来自同一人,并非无中生有,只是角度不同。

当然,所谓的新闻自由也并非绝对的。虽然政治新闻综艺化让旁人看得很爽,也应该顾虑到那个被摆上台的从政者的感受,总该有个底线。而这方面我的原则是-事实有无(facts)不可歪曲,评论角度(perspective)可以不同。

只是,面对这个资讯个人化的世纪,这个原则只是好听而已。因为随着博客的盛行,内幕消息当道,媒体为了竞争,就算是阿猫、阿狗的匿名“漏料”也可以炒上三天三夜,就算没有任何事实根据,也可以以“根据内幕消息。。。。”作为开场。这时候,唯一的操守底线,就是最终必须向当事人证实真伪。

针对翁老总的这番举动,我的定位是:比起过往政治人物在媒体背后干预和阻挠的传统手段来得磊落,这是他作为公民通过司法捍卫清白的权利,只是引用的法律基础却过于激烈了。毁谤法还算正规,媒体印刷法令则有恶法之争议。而且,刑事和民事法真得存有原则性分别,媒体报道如何失实,其罪也不至于破坏国家秩序。就算在对岸那个以告媒体举世闻名的李光耀资政,多年来也只是通过民事法庭争取毁谤赔偿。与其送媒体去吃咖喱饭,倒不如大家坐下来喝茶吃饭。希望一切会有转机。

(号外周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