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09.

除了邓小平,李光耀是另一个我崇拜的政治偶像。若说邓老的成就, 在于把原本姓社的中国,改成在经济领域跟姓资没有分别的开放新中国;那么李光耀的成就则在于,创造了一个可以违反一整套民主原理的突破,例如:绝对的权力 招致绝对的腐败、一党独大没有三权分立就会腐败等论述,纵观世界各国唯独新加坡能以反常的趋势在进展,虽然其政府依然独裁依然强势,连国民吃口香糖的权利 也得空没事做走去禁止,但是却成功十年如一日,维持一个廉洁和有效率的世界级政府。

若说邓小平年老隐退前的“南巡深圳”,成功制止中国国内部分人士对经济开放过渡期所产生的贫富鸿沟疑惑,进一步确立了新中国实行开放路线的强烈决 心。那么 这次李光耀同样在年迈阶段前来进行的“北巡大马”,则肯定是在探索大马经历过去年308政治大海啸以后的政局演变,然后作出一个重要思考:“新加坡人民行 动党的一党独大,到底还能顶多久?”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问题:

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不代表有永远的朋友。

回教党党选落幕,争议却是不断,事因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在选前放声,打算和国阵合作,一旦成事,将会重振民族主义,大肆实行回教法。言论一出,获得不少党内分子响应,并划出正反两派。

看在以多元种族作号召的友党眼里,回教党不是第一次出口成祸,要是言论风波闹大,难保不会殃及池鱼。

也许等3年一过,公正党和行动党势力已成,到时他们会不会一脚把回教党这麻烦的东西踢出民联,好过抱着一起死?

A,会,一脚踢到太平洋去。

B,不会,继续忍气吞声。

回应:

我选“会”,但认为踢和被踢的对象,远比上文复杂。这一分钟好像是公正党和行动党不满回教党跟巫统眉来眼去,可是最终,分分钟反而是公正党和回教党踢掉行动党,跟巫统大团圆抱在一起一统大马来霸业。

政治充满变数,朋友和敌人谁敢说得清?《无间道》这套戏都有得做啦!

阅读更多 »

民政老大许子根除了有“越级”部长担任,也当上槟州国阵主席,但他连槟巫统上回的寄居论纷争也治不了槟巫统,这回是槟国阵主席,如果连巫统区部主席都治不了,他这位“越级”部长能治(监督)全国部长吗?

到底这项重任,“书生部长”的许子根担得起吗?

A. 担得起

B. 会被压扁

担得起。

虽然从马华的本位主义角度来看,有些不满许子根在308以后始终没有解散民政党以及整合国阵华基的宏观格局,也听闻他过去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时面对巫统的唯唯诺诺的无力感,但是纵观国内朝野政党各领袖的素质,我还是会立挺他拥有担任部长和槟州国阵主席的能力。

不信你看看,现有的槟州国阵里,有哪一个成员党领袖可以担当大任,至少让该州选民觉得是个做首长的料子?巫统?山头土霸林立,最大的功能就是煽动种族情绪找“炕头”;马华?整个江山都输完四大皆空了还在内斗内行;就算是民联又好得了多少?除了林冠英比较撑得了场面,之前那一个公正党的第一副首长人选莫哈末法鲁斯不就是因为据闻素质和能力有限,结果突然丢出了一个堂皇得近乎儿戏的理由,辞官回家深造去,堪称马华终身学习运动的最佳楷模。

阅读更多 »

民联在霹雳州政权的斗争采取一连串被视为“激进”的抗争,例如示威、游行、穿黑衣抗议到最近的集体绝食抗议,有人说时间拖得越久就对民联越没利,到底这一连串抗争行动对民联争取回政权有帮助吗?还是只是精神的抗争,实际的争回政权之梦已渐行渐远。

A. 有实际作用

B. 只是精神斗争

没有实际作用。别说人民看到厌倦,我评论这个课题也评到意兴阑珊了。

很显然的,民联目前的抗争,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就像最近在香港火红的“Laughing哥”港剧,明明故事已经完结了,但是由于深获好评,拥有强大民意为后盾,最后硬硬画蛇添足增加一些牵强桥端,让他死过番生。结果反而衰收尾恶评如潮。

而民联的抗争不亦如此?本来已经江郎才尽露出疲态了,结果就把同样的伎俩再翻炒一次,例如:种了一棵民主大树以后,再来种10棵民主小树;烧了第一版粗制滥造的议会闹剧光碟,再来录制第二版的精致版。跟偶像歌手出不同版本新专辑被人骂抢钱的举动如出一辙。

阅读更多 »

看到新科教长兼副首相慕尤丁最近大张旗鼓跟以董教总为首的七大华团交流华教课题,包括成为焦点的英文教数理政策存废问题,我很自然地联想到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62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9年六月
« 5月   7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