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老大许子根除了有“越级”部长担任,也当上槟州国阵主席,但他连槟巫统上回的寄居论纷争也治不了槟巫统,这回是槟国阵主席,如果连巫统区部主席都治不了,他这位“越级”部长能治(监督)全国部长吗?

到底这项重任,“书生部长”的许子根担得起吗?

A. 担得起

B. 会被压扁

担得起。

虽然从马华的本位主义角度来看,有些不满许子根在308以后始终没有解散民政党以及整合国阵华基的宏观格局,也听闻他过去担任槟州首席部长时面对巫统的唯唯诺诺的无力感,但是纵观国内朝野政党各领袖的素质,我还是会立挺他拥有担任部长和槟州国阵主席的能力。

不信你看看,现有的槟州国阵里,有哪一个成员党领袖可以担当大任,至少让该州选民觉得是个做首长的料子?巫统?山头土霸林立,最大的功能就是煽动种族情绪找“炕头”;马华?整个江山都输完四大皆空了还在内斗内行;就算是民联又好得了多少?除了林冠英比较撑得了场面,之前那一个公正党的第一副首长人选莫哈末法鲁斯不就是因为据闻素质和能力有限,结果突然丢出了一个堂皇得近乎儿戏的理由,辞官回家深造去,堪称马华终身学习运动的最佳楷模。

而许子根,至少曾经留学美国,还获得博士学位,拥有教育和物理领域的专业知识,算是国内政坛内少有的学术分子。

如果以他这种资格和素质,如果放在少一点族群矛盾,多一点注重绩效的稳定国家,例如新加坡,相信一定能够成为一名称职部长,胜任部门的立法和执法工作。偏偏他从政的所在地是大马,作为一名部长或政治领袖,却不能只是专注于部门事务,而必须常常处于作战状态,或者搞种族政治秀,面对巫统的叫嚣,然后至少摆出敢怒敢言毫不退缩的姿势(虽然未必有实际)。那么至少选民才会感到满意和收货。至于那个部长有没有做好公职工作,反倒没有什么人会理。

以前行动党在这方面就很厉害,面对巫统的得寸进尺,信誓旦旦将会坚决捍卫族群尊严和感受,完全没有妥协和让步。为什么?因为还没有执政和掌握资源。结果,现在组织了州政府、担任首长了,因为不再只是靠言论和论政监督政府的在野党,结果还不是慢慢步上民政党的后尘,在之前的第一首长空缺问题上,失去作为首长的威严,向公正党和另一族群屈服,最终还要劳烦林冠英自导自演了“安华已经向他道歉”的贻笑大方戏码?

无论如何,我认为许子根受委槟州国阵主席,只是属于过渡期的权宜之举。就像其他州,很多看来已经可以准备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州务大臣,例如彭亨的安南耶谷、森州的莫哈末哈山、登州的阿末赛益,以及甲州的莫哈末阿里等,都还纷纷留任各别州属的国阵领导职。原因无他,只因为还没有找到更适合的新人。而就算有替代人选,偏偏又不是该州州议员。当然,风水轮流转了,国阵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便制造补选委任新大臣。今天这已变成民联的强项。

虽然有人说许子根受委部长,是巫统针对马华的以华治华分化策略,我却不表认同。 我还是坚持,从政必须保持宏观性。不管他是否来自马华,就算他是来自在野党,只要是人才,我们都应该支持他担任公职,为人民作出贡献。

只是,根据目前的政局,我也不敢说国阵领袖还有多少年部长职可以做。对于许子根的殷切期许,还是希望在他领导民政党的任期内,可以推动马华和民政以及各华基成员党的整合,至少为将来的国阵去种族化奠下重要基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