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不代表有永远的朋友。

回教党党选落幕,争议却是不断,事因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在选前放声,打算和国阵合作,一旦成事,将会重振民族主义,大肆实行回教法。言论一出,获得不少党内分子响应,并划出正反两派。

看在以多元种族作号召的友党眼里,回教党不是第一次出口成祸,要是言论风波闹大,难保不会殃及池鱼。

也许等3年一过,公正党和行动党势力已成,到时他们会不会一脚把回教党这麻烦的东西踢出民联,好过抱着一起死?

A,会,一脚踢到太平洋去。

B,不会,继续忍气吞声。

回应:

我选“会”,但认为踢和被踢的对象,远比上文复杂。这一分钟好像是公正党和行动党不满回教党跟巫统眉来眼去,可是最终,分分钟反而是公正党和回教党踢掉行动党,跟巫统大团圆抱在一起一统大马来霸业。

政治充满变数,朋友和敌人谁敢说得清?《无间道》这套戏都有得做啦!

回教党一提出要跟国阵成立联合政府的建议后,行动党的反应非常迅速和明确,也一如所料,就是反对到底。林吉祥就坦诚,这是308后民联首次面对关键性的信心危机。

林冠英早在一本308著作的专访中就很贴切地形容:我只能够说行动党跟回教党的合作是“正确”的,是符合选民期许的。”

再讲得白一点,两党结合的唯一理由就是投机,拥有共同的敌人-国阵。至于其它方面,从政治理念,到现实历史都证明,两党的蜜月期,不可能走得了多远。

可是公正党呢?若我们认为该党的反应也应该会跟行动党一样,那是否过于一厢情愿?若我们现阶段就把这个基本上还是以巫基为主的政党定位为一个多元种族政党,是否言之过早?

安华在该党大会终于开腔了,说该党不排除跟纳吉进行对谈。虽然他也斩钉栽铁声明(也可以说画蛇添足),对话内容只是针对各项最新国内政局,但肯定不包括联合政府的成立,但是他在回教党提出成立联合政府建议后再抛出这样的话,你能说不“暧昧”吗?

今朝在野时公正党和安华可以打着取消新经济政策、打破种族政治围墙的旗号,但未来若真得执政面对有限的政治资源时,是否就可以言行一致?

当年巫统创党人拿督翁加化一开始主张开放巫统党籍,过后离开巫统自立门户不得志后,却变得比巫统还要种族主义;当年东姑拉沙里跟马哈迪闹翻后,成立46精神党时,民主两线制口号不知喊得多响亮,最终还不是受到民族主义的感召而回槽?回教党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大部分时候都跟巫统为敌,可是当年面对大时代513冲击、马来人面临历史性关键时刻时,两者还不是可以暂时冰释前嫌抱在一起?

同样的,当年的安华,除了因为密谋夺权得罪老马不幸被请去甘文丁吃几年咖哩饭以外,他跟巫统上下哪有什么理念上的冲突,或结下什么不共戴天之仇?听说在阿都拉时代,安华私底下跟巫统基层的私交比前者还要熟,如今不少公正党大将还不是大部分来自巫统?

若巫统跟公正党和回教党的合作真得梦想成真,我倒有兴趣看看,到底马华和其它国阵非马来政党是否能够像1970年代那样逆来顺受?可以肯定的,当年的历史也已经给了清楚的答案,若它们还是重蹈覆辙让历史重演,那么它们在国阵的地位将进一步被边缘化,甚至成为蚊子党。

当民主主义面对民族主义时,当两线制面对两“族”制(土著与非土著)时,到底最终哪个会脱颖而出?我们的政局发展来到了一个关键性的十字路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