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邓小平,李光耀是另一个我崇拜的政治偶像。若说邓老的成就, 在于把原本姓社的中国,改成在经济领域跟姓资没有分别的开放新中国;那么李光耀的成就则在于,创造了一个可以违反一整套民主原理的突破,例如:绝对的权力 招致绝对的腐败、一党独大没有三权分立就会腐败等论述,纵观世界各国唯独新加坡能以反常的趋势在进展,虽然其政府依然独裁依然强势,连国民吃口香糖的权利 也得空没事做走去禁止,但是却成功十年如一日,维持一个廉洁和有效率的世界级政府。

若说邓小平年老隐退前的“南巡深圳”,成功制止中国国内部分人士对经济开放过渡期所产生的贫富鸿沟疑惑,进一步确立了新中国实行开放路线的强烈决 心。那么 这次李光耀同样在年迈阶段前来进行的“北巡大马”,则肯定是在探索大马经历过去年308政治大海啸以后的政局演变,然后作出一个重要思考:“新加坡人民行 动党的一党独大,到底还能顶多久?”

注重在野政府实属难见

情况再明显不过。李光耀除了在行程的首站礼貌拜会正副首相和元首,真正的考察焦点和重点反而是以民联执政的州属为主,包括槟城和吉兰丹,以及原本也 是属于民联的霹雳。这种重视在野多于在朝政府的寻访,在一般外国领导人的行程中是少见的,当然也不会让在朝中央政府感到高兴。但是由于主角是跟马来西亚成 立史拥有千丝万篓、剪不断理还乱关系的李光耀,大马众领导也只好毕恭毕敬奉陪到底。

早在308以后,李光耀北巡以前,我就曾经分析过,根据308截至目前的进展,以及针对民主化浪潮在各国的冲击,我认为新加坡在后李光耀时代必定也会遭遇 两线制的突破,因为李显龙和任何未来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领导人,都不可能拥有像李光耀般的超然国父和强势领导地位,得以继续压制该国国民对民主的强烈呼 声。

更重要的是,不要拥有媚外的心态,以为新加坡的选举制度比我国好得了多少。

选举制度未改变 但民联却有出头天

记得在308以前,在野党时常强烈批评我国的选举制度和选区划分,包括308前夕进行的净选盟(Bersih)运动,也是冲着这个问题而来,认为若 这种不公平的选举制度不加以改善,反对党永远没有出头天。结果,308以后,选举制度没有改变,民联却已经出头了,而且一飞冲天取得历史性突破成就。讲得 客观一点,我国的选区划分唯一的关键问题只是拥有种族考量,巫统希望设计更多以马来占多数的议席作为该党永续经营的基础。而308所掀起的各族反风刚好就 克住了 这个种族招式。至于反对党之前提起的选区选民人数不一致问题,这并非我国独有而是全部进行议席代表制国家都会面对的问题。因为这当中难免存在着城市和乡区 人口密集度不均匀的因素。

可是再看看新加坡的选举制,你就知道我们有多民主。虽然新加坡也跟我国一样继承英国的议席代表制,但是在李光耀的权威领导下,该国后期发明了一套全世界独一无二,而且也显然非常违反民主常理的集选区制度。

什么叫集选区制度?一般我们所了解和进行的,是单一选区制度,就是说一个选区、一张票、选一个议员。而集选区制度所指的,就是一个选区、一张票、选一组议 员(从3-6人)。就是说就算一组候选人里面有一个你很喜欢的人,但是由于你欣赏和支持其他几个跟他同组的候选人,那么他也会受到托福而中选。

新加坡政治在于确保一党独大

人民行动党在1988年推出这个集选区制度时,提出的堂皇理由是要照顾少数族群的权益。但是后期的演变,更倾向于让人相信,这是为了进一步巩固该党 的一党独大地位,避免受到反对党的侵蚀。因为在这么一个政治自由有限的国家,反对党原本要在单一选区制底下胜出已经不容易,如今在集选区制底下要找出那么 多素质 优秀的候选人组合,对他们而言无疑是难上加难。而且,虽然法律定这种通过集选区制选出来的议员人数顶多可以占总议员人数的一半,但是实际原作却完全漠视了 这项限制。例如,在2001年新加坡大选,在84个席位中,集选区数量达到14个,其中5人集选区有9个,6人集选区有5个,由集选区所推选的人民行动党 候选人达到75人,显然,这数量已经超过法律所允许的最高限额。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所建立的一党独大优势,只是建立在席位上,而不是在选票上。虽然自1959年首次大选至今,该党所赢得议席几乎都是介于80-90%,包 括在1968-1980年扫完所有席位创造零反对党历史性局面,但是该党所获得的实际选票,其实只介于大约60-70%,胜选议席和选票的落差比我国有过 之而无不及。例如在1991年大选,虽然人民行动党赢得95%议席,但是只赢得61%选票。

历次大选人民行动党的得票与席位比例如下:

大选年份

得票率

席位比例

1959 53.40% 84.31%(43/51)
1963 46.60% 72.55%(37/51)
1968 84.43% 100%(58/58)
1972 69.20% 100%(65/65)
1976 72.40% 100%(69/69)
1980 75.55% 100%(75/75)
1984 62.97% 97.47%(77/79)
1988 61.80% 98.77%(80/81)
1991 60.97% 95.06%(77/81)
1997 64.98% 97.59%(81/83)
2001 75.29% 97.61%(82/84

#载自《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执政形态研究》,孙景风,2005

两个行动党同一血缘 理念却有冲突

李光耀这次的北巡大马拜访槟州行动党州政府,也牵引出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跟大马民主行动党的历史渊源和兄弟关系。正如一些评论人所说的,大马民主行动 党的出生,的确是在新加坡于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时扮演着延续人民行动党香火的使命,是出自同一个血缘和族谱。然而,在往后的发展,若仔细分析两党的特 质和理念,却拥有不小的矛盾和冲突。

大马的民主行动党,可能是多年来在野的关系,追求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从来没有动摇,创党至今依然是国际社会主义联盟的成员。此国际联盟在全球拥有超过170个国家的政党成员,其中有大约60个成员党在执政,包括英国的工党。

最讽刺的是,虽然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算是大马民主行动党的大哥,但是却在1970年代因为其过于独裁的执政方式有违社会主义的理念,因此在荷兰工党的建议下,被逐出国际社会主义联盟的家门。

两个行动党同一国家 必定兄弟相残

想想也真是搞笑。如果今天把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跟大马民主行动党放在同一个国度,前者在朝,后者在野,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独裁和霸权绝对不会比我们现 在的执政党巫统来得少,那时候大马民主行动党和林吉祥肯定必须每天都向人民行动党开刀大势批评,而执政的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肯定也会像1950年代一样, 把行动党当作社阵大肆攻击,把林吉祥当林清祥一样,赶尽杀绝关起来。到时两兄弟党注定难逃“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悲壮局面?

在李光耀的行程当中,唯一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彭亨。该州多年来都是国阵的囊中物,308也没有被民联攻陷,何以却成为老李的目标?我唯一的解读是-金 马仑(属于彭亨州)。作为一位热爱金马仑并曾经在该地教书的我,若在金马仑的高尔夫球场上仰望对面山上在苏丹别墅毗邻的李光耀楼,就可以回想到李光耀跟进 马仑的历史渊源。李光耀回忆录里许多段落,就可以看到不少老李在金马仑的痕迹。打从年轻成家时代、日本入侵的时候,直到跟东古阿都拉曼的结缘以成立马来西 亚,李光耀就跟这个高原结缘,不管是为了度假,或者是进行重要的政治谈判,金马仑这个世外桃源都会成为他的首选景点。

(辣手杂志专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