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09.

不管你喜欢与否,还是一半喜欢,一半不悦,纷扰已久的英文教数理方案终于被拍板定案废除了。

原来,我之前猜错了。纳吉委任慕尤丁担任教育部长,不是为了延续马哈迪的这项伟大遗产。反而是要仰赖慕尤丁和敦马的好交情,方便在取消有关方案时,后者可以少发几颗炮弹。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时间很忙,相信我国首相纳吉一定如此感叹!

就如他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还未响彻云霄,上任100天已近在眉睫,这段时间他做了什么,问人民自然最清楚。

看回他百日施政,有提出不分全民的共荣口号、有率团浩荡前往中国为两国建交35年示好、还有为新经济政策下的30%土著股权条例松绑等等,都是他欲突破政经困境的支支强心针。

可是这些政策,对目前的国内政经界是否能发挥作用,依然有待时间解答,而治安败坏已是草木皆兵,外资临门不来也是事实,纳吉对这些星星之火,是否已经找到解决之道?

这100天,你认为纳吉是否胜任愉快?

A)及格,祝福他再接再厉
B)不及格,希望他快马加鞭

及格。

我曾经提过,308以后的国阵处境,就如海边的夕阳西下。面对种种不利因素和时不予我的大气候,任谁做首相,都不可能一瞬间改变朝夕。纳吉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争取时间加速黑暗的流逝,早日迎接朝阳的来临。

纳吉做得好与否,先别说其他方面,就跟伯拉的领导来个比较。伯拉尚在为时,许多民联的领袖为了避免看到纳吉上位,主要策略就是放大后者的蒙古女郎绯闻,并主张纳吉的领导能力跟伯拉没有两样。

事实上,在朝野政治运作里,民联的主张恰好值得我们从反面去思考。

是的,在我的观察中,撇开道德操守不谈,伯拉的领导能力根本就跟纳吉相差好几个档次,除了惯常的在会议睡觉、精神不集中以外,更不是一名有效率和执行力的领导。许多时候,他的好好先生态度,甚至成为他治国的致命伤,因为同情巫统基层和干部,结果大我小我本末倒置,纵容和姑息贪污滥权的蔓延。

相反的,从西方国家留学回来的纳吉,拥有相对开明和宏观的思维,这一点特质尤其在他的国际外交舞台表现更是得以彰显。当然,最近他在经济领域开放30%的土著固打,也可谓革命性的制度改革,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以看到成效。至于“全民马来西亚”主张,虽然说白点只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翻版,但大原则还是正确的,只是实践面还是必须取得更大突破。

最近看回李光耀的回忆录,在提到跟东姑交手合作成立马来西亚的许多篇幅里,老李非常明显指出,当时许多重要的国家决策,都是由更细心谨慎的副手顿拉萨亲力亲为代为执行,东姑只是从旁悠哉悠闲地监督和指示。同样的在阿都拉时代,伯拉跟纳吉的合作方式就跟当年东姑和拉萨的关系极为相似。

纳吉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作为国阵老大哥巫统的主席,他拥有强大基层支持作为后盾,在早前的党选更是不战而胜。这一点环顾其他成员党的最高领导人,也几乎没几个可以做到。因此,在内忧减到最低的情况下,他得以集中精神作出许多具有争议性的改革。例如,为了瘦身内阁阵容,在无法要求其他成员党配合的情况下,他就以身作则减少几个巫统部长职,虽然此举肯定严重冲击该党的利益网络。

无论如何,相比他在经济领域的开放态度,我对他在政治领域的招揽策略却相当不以为然。从最近发生的巫回对谈,到早前的霹雳变天风波,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是让人感觉到1970年代他先父扩充国阵收编在野党的影子。问题是,目前国阵老态臃肿的局面,也是当年拉萨所间接种下的苦果。纳吉当务之急应该是让国阵减肥瘦身,而不是让它大吃大喝,到最后痴肥到病入膏肓。

环顾巫统和国阵,也没有人比纳吉更有份量领航了。至于国阵这艘古老战舰能否在下届大选力挽狂澜,则已经不是他一个人所能主宰。

(special weekly)

俗语有说:“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所以,当巫统和回教党最高领导对两党合作持暧昧态度时,马华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就提醒,马华其实也可以跟比马华还要华基的民主行动党对谈。

只是,拥有先见之明的行动党哪会随马华起舞?他们的迫切之举,就是立即召开民联三党高层会议,要回教党公开否定跟巫统成立联合政府的任何可能性,并声明民联将继续合作推翻国阵,自己执政。

当然,此举是否是行动党的一厢情愿,目前尚言之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回教党和巫统的暧昧关系,并没有随着有关的民联议决而停止。目前的最新演变是,巫青将与回青成立联合秘书处,声明近期将互相对谈多项国家课题,除了两党的合作问题(又是画蛇添足?)。

阅读更多 »

每年SPM放榜,都会有许多华裔子弟,因为成绩特出却不获奖学金的消息见报。

为了平息争议,我国副首相宣布,明年我国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考生,最多只能报考10科,并将改变成绩评估制改为A、A+和A-,突出学生所获得成绩的等级,以配合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奖学金数目。

这样的条例,自然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赞成者认为此举可以避免让学生沦为考试机器,并减轻师资不足和家长的压力;然而反对者却表示,此举若是为了避免超过10A以上的学生争取奖学金,未免矫枉过正,而且是不是新制度下,考获10A的学生都能自动获得奖学金?

众说纷纭,到底教育部所宣布的这项方案,可不可以解决特优生年年上报的窘境?

A,赞成,可以解决奖学金争议问题

B,不赞成,根本解决不到奖学金问题

不赞成。这是自欺欺人之举。

多年以前我们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不是早就设有10科顶限吗?后来近几年教育部又把它自由化了,说要让考生民主决定考多少科。而现在却又因为公共奖学金僧多粥少、太多优秀生问题,决定走回回头路。看来李光耀讲得一点都没错,大马政府的政策,果然是反反复复,朝令夕改,一个部长新官上任,一觉醒来,灵感一来,说改就改。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62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09年七月
« 6月   8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