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SPM放榜,都会有许多华裔子弟,因为成绩特出却不获奖学金的消息见报。

为了平息争议,我国副首相宣布,明年我国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考生,最多只能报考10科,并将改变成绩评估制改为A、A+和A-,突出学生所获得成绩的等级,以配合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奖学金数目。

这样的条例,自然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赞成者认为此举可以避免让学生沦为考试机器,并减轻师资不足和家长的压力;然而反对者却表示,此举若是为了避免超过10A以上的学生争取奖学金,未免矫枉过正,而且是不是新制度下,考获10A的学生都能自动获得奖学金?

众说纷纭,到底教育部所宣布的这项方案,可不可以解决特优生年年上报的窘境?

A,赞成,可以解决奖学金争议问题

B,不赞成,根本解决不到奖学金问题

不赞成。这是自欺欺人之举。

多年以前我们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不是早就设有10科顶限吗?后来近几年教育部又把它自由化了,说要让考生民主决定考多少科。而现在却又因为公共奖学金僧多粥少、太多优秀生问题,决定走回回头路。看来李光耀讲得一点都没错,大马政府的政策,果然是反反复复,朝令夕改,一个部长新官上任,一觉醒来,灵感一来,说改就改。

公共服务局奖学金风波,关键的问题还没有被鉴定,急智的慕尤丁就马上把它跟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制度挂钩,以为只要把考试科目限制回10科,防止学生越考越多A、全A生泛滥的问题,就可以平息民怨。(实在可笑。纵观世界各国,总是求才若渴担心栽培不够人才,学生拿A不够多。只有大马政府因为怕有太多拿太多A的优秀生而感到担忧,并要作出限制。)

这情况,就好比当治安问题越来越失控时,警方为了平息人民怒火,随便上街打死几个嫌犯,然后把所有罪案归咎于他们一样草率。(我当然不是指我国警方,他们怎会做那样的事?)

先谈谈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的背景。几十年前刚设立时,有关奖学金几乎由巫裔生垄断,非巫裔生只有5-10位得主。2000年后在马华的争取下,你也可以说是绩效制抬头,非巫裔得主的人数,突然爆增到500-600人,或占了总数2000人的20-30%。

虽然以量化而言,有关进步是明显的。但是为何民间的争议还是年复一年?是因为华社天真到认为可以立刻完全取消土著固打,就像1960年代的马大专业科系一样,80-90%由非巫裔生主导?当然不是。

问题在于,即便是在非土著生之间的竞争,也让人发现有关奖学金的黑箱作业问题。讲得白点,就是在两个华裔生当中,中选的是成绩较逊者,优秀生反而被淘汰了。如何让人信服?

我们最大的问题就在此。原本,学术鉴定应该科学化,而不存有其它考量。即便因为社会结构问题,难以避免,也应该受到系统化限制。而什么叫做系统化限制?就如我们的种族固打制。就算再不学术,但是至少它有声明,更没有隐瞒。

最头痛的,还是当你拥有种族考量,却为了面子,为了自我催眠,不愿承认而闪闪索索,并硬要以学术的光环来包装。

既然短期内难以摆脱种族固打,就请大方得讲,并在那个大原则下设立一个透明机制,确保各族可以在特定配额内以绩效竞争。千万不要私底下作了固打配额,然后却要打肿脸皮充胖子硬撑否认,使到黑箱作业问题进一步加剧。

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也是这方面的最佳例子。其真正问题其实不在选修科目的数量,而是考卷分数的等级标准。要知道,在确定一份考卷能否拿A时,除了根据平时一般的标准80分以外,当局每年都会因为其他考量,包括考题的难度、考生的整体表现等现实客观因素,进而调整有关标准。结果,问题就来了,如果在评估这个分数等级标准时,有人穿插了一些种族考量,例如为了确保某一个种族的优秀生人数不会输给另一族,而拉低有关标准,例如让取得60分者也拿A时,我们的学术单位还有公信力吗?我们通街丢石头都丢到全A生的问题能够解决吗?

绩效和固打,界限和主次要分明,而不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搞到混淆不清。受害的是我们的下一代。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