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语有说:“你做初一,我就做十五。”所以,当巫统和回教党最高领导对两党合作持暧昧态度时,马华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就提醒,马华其实也可以跟比马华还要华基的民主行动党对谈。

只是,拥有先见之明的行动党哪会随马华起舞?他们的迫切之举,就是立即召开民联三党高层会议,要回教党公开否定跟巫统成立联合政府的任何可能性,并声明民联将继续合作推翻国阵,自己执政。

当然,此举是否是行动党的一厢情愿,目前尚言之过早。但可以肯定的是,回教党和巫统的暧昧关系,并没有随着有关的民联议决而停止。目前的最新演变是,巫青将与回青成立联合秘书处,声明近期将互相对谈多项国家课题,除了两党的合作问题(又是画蛇添足?)。

很多非马来人显然看轻了,或很难理解,为何巫回的暧昧关系可以继续发酵。他们还沉醉在308以后的民主化现象(还是假象),以为大马已经从此告别种族政治的魔爪。但是在不少马来人心目中,大马来民族主义,显然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巫回目前的心态,只不过是1969年513种族暴动爆发后的联盟转型成国阵的历史重现。纳吉显然就是要学习其先父的策略,在乱局中希望大事收复所有敌对在 野党,共同组成一个强大和稳定的政府。而回教党虽然从过去的有关经验中经历过失败的阴影,但是比起跟貌合神离的行动党继续勉强合作,捍卫马来回教徒的权益 肯定是他们更理想的选项。

令人失望的是,后知后觉的马华,显然还未从1970年代的经历中吸取教训,并对这次的巫回合作产生意见分歧。有者认为在平定乱局的大原则下,可以接受;有者认为若成事的话则应该退出国阵。

当年的马华,就是在这种举棋不定的情况下,再加上形势不如人,结果只好无奈接受国阵的成立,虽然成功稳定大局,却也使到马华在国阵的举足轻重地位,从此一去不复返,从巫统的好兄弟变成乖儿子。

一个政党的最关键存在意义,不是公职或利益,而是斗争理念。尤其在关键性的重要原则方面,更是不能有妥协的余地。若马华一直以来都主张不能接受回教党的神 权主义,并以此来争取华裔的支持,也了解到神权主义不符合全球民主化的浪潮,那么我看不出认为理由他们可以支持巫回的合作,哪怕以任何大局为由。

当然,若要马华因此退出国阵,甚至跟民主行动党合作的话,那也是不切实际的。因为,虽然表面上有关两党可以尽量自圆其说,扛着民主的旗帜,尝试摆脱种族政 治的标签,但是从整个宏观政局的角度而言,他们的合作只会加剧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矛盾,造成马来人在朝,非马来人在野的僵局。

既然在接受回教党加入国阵,又或者退出国阵跟行动党合作这两者之间都无法两全其美,我反而建议马华应该在凝聚国阵的非马来人政党方面,做出相关的努力和部署,以有效制衡巫统在国阵的力量。

其实这个策略也不是什么创见。早在1964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时,李光耀为了制衡巫统的大马来人主义,就曾经私底下凝聚东马沙巴和沙拉越的国阵成员党力 量,甚至成立了团结机构。虽然此举最后也成为新加坡被巫统逐出马来西亚的重要导火线,但是却也的确让巫统感到本身地位受威胁。

当然,若要带头引领国阵非马来人成员党的合作,马华首先必须要有一个有魄力和威望的领头羊。更重要的是,内部必须团结一致,以免在革命尚未完成以前,就像过去一样,被巫统从中挑拨离间。

(www.laksou.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