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喜欢与否,还是一半喜欢,一半不悦,纷扰已久的英文教数理方案终于被拍板定案废除了。

原来,我之前猜错了。纳吉委任慕尤丁担任教育部长,不是为了延续马哈迪的这项伟大遗产。反而是要仰赖慕尤丁和敦马的好交情,方便在取消有关方案时,后者可以少发几颗炮弹。

只是,新的替代方案姑且先不论其内容成果,但是决策的过程还是令我感到失望的。我在前文就有提过,英文教数理方案的争议,是检验我国民主公投的难得契机。难得有那么一个重要决策,将会影响我们的下一代,甚至是国家的未来方向。难得有那么一个重要议题,我们的多元社会拥有多元看法,意见分歧。由大家通过手中一票表决,少数服从多数,总好过有人在新方案出炉后,又到处通过各种大大小小的非正式民调表达支持或不满。

至于华社不少单位对中学取消英文教数理的不满,坦白说我是不以为然的。有些国阵华基政党领袖表面上好像也是在顺从华社民意,但是事实上也只不过是患上了“308凡事要留后路后遗症”,不敢跟华社有太直接和正面的意见碰撞。

我认为上述这些人士,对我国的多元社会全貌缺乏敏感度,凡事只以本身的利益角度出发。他们这种“小学支持以母语取代英语教数理,中学则支持保留英语而不是国语”的立场,说白了就是暴露对马来语的不重视。就算他们没有此意,但是在又要捍卫母语,又要重视英语的情况下,边缘化马来语已是他们心照不宣的心声。

当然,我无意质疑他们对马来语的质疑,反正马来语的市场价值的确令人许多人感到怀疑。但是我的意思是,在这个特殊多元社会,不管308大海啸吹得多么大,有个重大原则还是不变的-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族群可以赢完所有。远的不说,新加坡就是活生生摆在对岸的例子。就算是华人多数,华人主导政府,在教育方面,还是要照顾到其他族群的语言,和国家的整体大方向。

而我的主张则是顷向敦马,英文教数理方案应该成为国家教育体系的主流,从小学、中学至大学。虽然因此会牺牲部分的华小特质,但是让步予英语,总好过像以前那样让路予马来语。而且,为了达致敦马那种要英化马来人的长远目标,这总好过回教党那种极端回教化工程,也是我们华社应该适度配合的,更何况对我们的竞争力也没有坏处。

反之,既然华社今天决定接受华小继续以母语教学数理的决策,就要明白中学何以会恢复国语教学数理的政策考量。这个新方案的大原则就是,以有关学术单位的主要媒介语为准。在小学,各源流学校包括国、华和淡小,用回主要教学媒介语,就是各自的母语教数理;在中学,既然国语是主要媒介语,当然用回马来语教数理。若继续用英语教数理,出师哪里有名?国语还要来干嘛?若你继续质疑马来语的市场价值,或提出要衔接大学以英语教数理的理由,最后可能连大学也要改成国语教数理了。

随着英语教数理方案的废除,一切恢复原状。我不敢说以前的英语教数理一定成功,但是它是一个大胆的突破,至少提供了一个改革的机会。如今,我们回到老样子,教育体系继续在母语、英语和国语当中取舍、平衡、拉锯和纠缠不清。。。。。。。

(www.laksou.com)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