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闭门协商,好过公开炮轰。若碰到大原则问题,我则取中庸之道-公开协商(公开讨论也可以很理性,而未必要谩骂的)。

当然,无可否认,从1950年代独立建国开始就以公开协商为“注册商标”,并引以为荣的国阵,在308大海啸以后却患上了“闭门协商恐惧症”。尤其是那些华基成员党,他们过去所推崇的协商精神,甚至被不少评论人嘲讽为“越协越伤”。国阵的协商精神,至少对非马来人而言,已不再是票房保证,而是票房毒药了。

当然,民主潮流抬头的今天,民意的确大过天。但是,有些时候,民意也有情绪化的时候。

国阵在308大选失去民心,不是因为协商不好。而是协商的方式变了调。协商的先决条件,首先必须要有平等的地位。如果只有一个单位处于垄断和主导地位,而其他单位只是附属旗下被领导,意见不获尊重和重视,那不叫“协商”而是“听命”。

513种族暴动前,国阵的协商精神还算是比较积极的。因为当时的联盟只有3个成员党-巫统、马华和国大党,各自代表大马的三大种族,彼此的关系就像兄弟。然而,在513之后,随着联盟被扩充为十多个成员党的国阵,巫统从此一党独大,成为行事肆无忌惮的老爸,目中的成员党顿时成了“孩儿”,哪还被看在眼里?

国阵的协商还有一个变质,就是失去了民意的代表性。以前有一位哈佛研究生赞扬国阵的协商精神,认为有关机制有效地凝聚国内各族群的精英,通过闭门讨论的方式,客观和情绪化地化解许多族群之间的矛盾问题。

然而,今天的世界变了样。随着网络资讯的无孔不入,随着国阵尤其是巫统的贪腐也无孔不入,人民的智慧越来越高,领袖的能力越来越低,国阵的那一套闭门协商机制,已失去了民意代表性,和领导上的前瞻性,甚至逐渐被人民所唾弃。

至于对民联而言,还在野时,当然是公开炮轰好。反正只要在议会、在媒体,枪口对准执政党的种种错误,大力炒作和煽动,就能轻易赢得人民的掌声;可是一旦在朝时,情况则不同了,不能只有论政,更需要执政。如果还在演公开炮轰和归咎他人的这段老歌仔戏,却没有实践,迟早就会被看穿。

若说国阵的协商问题源自于成员党之间的地位不对称,那么民联则刚好相反。由于3个成员党所赢得的议席不相上下,彼此实力旗鼓相当,若要公开炮轰起来,火气肯定比国阵更加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民联还有一个火上加油的导火线,就是成员党之间的严重理念冲突。行动党和公正党主张的世俗民主和平等原则,碰上始终如一要建立回教国的神权政党,大家为了掌握州执政权而勉强大被同眠,如此合作关系的蜜月期能够撑得了多久?

然而,今天我国的政局乱像已经乱到连协商和炮轰的对象也错乱了方向。原本真正健康的民主现象,当然是“党内多协商,党外多炮轰”。而我们的朝野政党则向我们示范了“党内多炮轰,党外多协商”。党内各成员之间,表面是友,实际是敌,总少不了不间断的公开较劲和pk;反而敌对政党之间,表面是敌,实际是友,就如回教党和巫统的眉来眼去,打情骂俏,有时比国阵各成员党的关系还要融洽。

适度的公开炮轰,的确可以制造几个英雄。然而,若过了火,则会断送了整个党的美好江山。只有一个能够有效协商并不失执行力的政权,才能够确保一个国家的稳定,赢得人民的信心。

(号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