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推翻,就总辞。论调弦犹在耳,早前会长理事会判蔡细历“死刑”,掀开“倒翁”特大飓风,有人斩钉截铁:如果会长理事会决定遭推翻,将全体总辞来表示抗议。 特大召开在即,事情出现戏剧性转变,马华中委会推翻会长理事会判决,改为判蔡细历冻结党籍和党职4年,等于为蔡细历减刑。 当初说得坚决,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会长理事会,你说该不该总辞? A)应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B)不应该,因为判决仍在,该会威信毫无影响。

不应该,因为根据我的了解,会长理事会当初开除老蔡时,并没有作出总辞的议决,只是几位成员在会议中提出相关个人意见。 对于总辞论,大家可能对法理责任和道德责任产生混淆。

马华党章并没有规定会长理事会所作的任何议决若被推翻,其成员就必须总辞的条例。这更倾向于有关成员本身的一项道德标准选项;反之,根据法理,总辞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出现,既总会长在中委会或特大被三分之二的代表议决开除,那么主要由总会长委任成员所组成的会长理事会,当然必须面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下场。

无论如何,这次中委会推翻会长理事会的议决,其争议不在后者是否应总辞,而在于绕过了当事人的上诉程序。虽然法律局主任梁邓忠尝试援引党章第45和47条文来合理化有关作法,但是有关条文只是非常笼统地阐明中委的各项职权,并赋权于会长理事会执行有关职权。

但是若更具体地根据第15章的几项纪律条文共同阅读,则显示只有在当事人针对会长理事会的议决提出上诉的情况下,中委会才能够作出最终的判决。中委会在该党纪律事务上的定位更倾向于被动的上诉机构。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