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马华某领袖可能在无心的情况下,发表了我党可能会东渡到砂拉越扩展版图的言论,引起了该州主要国阵华基政党-人联党的反弹,此举实属不智,也暴露了我党对东马政局欠缺敏感度。

我一直主张,国阵的华基政党,长远之计应该是朝向合作和整合,但绝对不是互相对立,相互抵消,导致已经被分裂的华社代表性问题进一步加剧恶化。

首先看看国阵的华基政党结构背景。在2008年以前,一共有5个华基政党:来自西马的马华、民政、来自沙巴的进步党、自民党,以及来自砂拉越的人联党。而在2008年308政治海啸后,随着由杨德利领导的沙巴进步党因为不满前任首相伯拉的领导而决定退出,国阵目前剩下4个华基政党。

无可否认,相比起巫统作为国阵内部唯一代表马来人的成员党,由4或5个华基成员党来瓜分占国内大约4分之一人口的大马华社,未免还是太多了。而且,这还未包括在野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所长期占据的部分华社支持力量。从宏观策略而言,这种政治趋向对于人口已经相对比土著少的华社而言可说是雪上加霜,造成彼此相互抵消的局面。

例如2000年初在处理英文教数理风波时,当4个华基政党都站稳立场坚持华社的意愿,反对有关措施在华小推行时,沙巴的自民党却一意孤行高唱反调,符合马哈迪的主张,引起华社的不小反弹。过去在处理西马华小增建的议题上,马华和民政也常常出现恶性竞争、相互争功的现象。

不管你喜欢与否,作为马华的一员,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既自1949年创党以来,我党基本上是一个在西马起家的华人政党。而真正对我党的西马华社代表性产生内耗作用的,是过后由退出我党的前总会长敦林苍佑所创办的民政党。该党初期以反对党起家,并成功执政槟城,最后于1974年加入国阵。自此就开始跟马华关系微妙,更吸纳了不少马华的异议分子。

至于东马华人政治这一块,由于该区域拥有本身特殊的历史背景和地理风格,导致他们在1963年成立马来西亚以前,就已经拥有本身在地方上的华基政党。尤其是初期以砂共起家的砂拉越的人联党,一度更是跟砂拉越土著党势均力敌的州内第一大党,在该州华社拥有雄厚和广泛的基层势力。

至于马华真正涉足东马政治,也是1990年代林良实时代才开始的,而且也仅限于沙巴。然而,由于该州拥有本身特殊的政治游戏,而且当地国阵成员党,尤其是华基政党,对马华也有所顾忌,因此马华在该州的发展始终受到巨大的限制,至今也只有一个州副部长职。

因此,作为一个国内最具有代表性和历史性的大马华人政党,我认为我们应该展现宽大的胸怀,主动释出善意的友情手,去凝聚和整合这股国阵华基政党力量,而不是消极地把他们视为敌人,谋略着要如何将对方一一吞并。

试想想,若所有的国阵华基政党能够大一统,那么所有的华人政治代表性和资源,就能够凝聚在一个屋檐下,并易于作出更有效的策略部署。尤其当各华基政党,目前都在面对一个共同的敌人-民主行动党的时候,我们的整合努力,更是刻不容缓。

过去太平盛世时,这些华基成员党由于各自在本身的桥头堡拥有不小的政治资源,所以合并的努力,总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目前在308以后,当有些华基成员党已经在大选中输到连根拔起时,原以为合并的曙光将会重现,也没有什么历史包袱了,怎么知道,还是没有什么成果。

或许唯一的关键问题是,大马华人的山头文化,大家都争住要做大哥。从华团争到华商,从华商争到华教,再从华教争到华人政治。从党职争到官职,就算什么都没有了,至少也要争回一口气。谁也不愿看破,谁也不想放下。到最后吃亏的,就是整体大马华人的利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