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马华一团糟、民政走向没落、还有国大党贬成蚊子党之际,国阵老大最近召开大会,积极向“一个马来西亚”政策靠拢,纳吉强调巫统不只废新经济政策,更声称会丢掉种族路线,照顾全民利益。

往年的巫统大会,我们都会等着看,看巫统代表这次又有什么“惊句”出场。不过今年,大家好像转性,没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种族言论,没有呐喊举剑的场面,只有一片“反种族路线”声浪。

尤其凯里这位前首相的半子,之前常常拿种族主义大做文章,在华社已近恶评如潮,现在也呼吁团友不要搞种族主义,还有副首相慕尤丁,也誓言铲除金钱政治,让巫统走向真民主的时代。

对于几位巫统大头的言论,喝彩的人多,不过保持怀疑的人也不在少数,到底他们是否真有魄力和意愿打造一个全民马来西亚,还是为了应付下届大选,做个样子好拿票?

A)是,巫统已经觉醒,走全民主义路线。
B)不是,死性依然不改,做做样子。

是,巫统已经觉醒,走全民路线。更准确来说,应该是该党领导层已经展现这方面的决心,但是基层还需要一段时间。

308以前,巫统的格局,基本上只以马来人为主,至于其他族群,就交给国阵其他种族成员党自己搞定。所以,该党所作出的言论和决策,都向极端的马来人利益靠拢,认为巩固马来人支持率是该党的最重要基础。

然而,巫统忽略了,分而治之的族群政治,有时不单纯是分工,而且也会产生不少冲突的零和局面。例如,当你提出一项完全只考虑到让马来人受惠的主张时,则将会对其他族群的权益、机会,甚至是感受造成负面影响,使到国阵被非马来人唾弃。

过去一直迷信马来霸权政治的巫统也忽略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种族元素以外,还有很多治国方针是普世性而没有种族区分的,例如反腐倡廉。如果一个国家无法有效控制甚至杜绝贪污问题,那么从政府到民间企业的生产效率都会被拖慢步伐,进而导致该国无法在国际舞台跟其他国家竞争。

在这方面,巫统在这次代表大会所通过的几项党章修改,可说是非常关键性的。例如,取消提名固打民额,以及把中央代表的名额从2千5百多人增加5800%至15万人。此举除了进一步加强该党的民主体制,向党员直选的目标前进以外,也是改善贿选问题的最实际方法。

在现代民主制国家,任何国家领袖的权力基础,都离不开政党的委托。所以,这次巫统选择通过该党本身的选举制度作为反腐倡廉的开始,此策略是非常务实的。虽然逻辑上代表人数的增加,不能直接等同于可以杜绝贿选,但是至少在现实面上,贿选的难度的确增加了无数倍,并使到党意跟民意进一步贴近。

当然,巫统进一步确立全民路线,可能也跟最近马华和印度国大党所出现的领导危机有关。巫统意识到,要争取非马来人支持,不能只是完全仰赖国阵成员党。尤其当对方的内斗问题不断延续而难以平定时,其实掌握大部分国家执政资源的巫统,本身也可以主动出击,通过一些利惠全民或照顾弱势群体的政策,得到其他族群的支持。首相纳吉半年前提出的“一个马来西亚”主张,基本上也是朝向这个方向,并已经逐渐获得各族的认同和好感。

当然,这次的巫统大会,对其他国阵成员党,尤其是还处于乱局的马华而言,则是一项很好的启示。 要知道,作为国阵的传统老大哥,半个世纪以来掌握执政主导地位的老店,巫统已经向他们证明了,虽然该党拥有很大的历史包袱,但是只要拥有一个稳固而强大的团队,凝聚在一个有效率和高瞻远瞩的领导人底下,那么不管面对多严峻的挑战,该党都可以作出历史性的重大改革,与时并进向前迈进。

反之,如果一个政党缺乏一个胸襟能够容纳百川,并有领导魄力的领导人,基层之间分崩离析,派系林立,相互对立,别说要修改党章或作出什么重大改革,就连民众对其所存有的最基本信任和期许,也会失去。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