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一出争权夺利的江湖武侠片,突然戏剧性急转弯以喜剧收场,哪怕主要演员演出得多么专业自然,观众还是大跌眼镜,保持观望、质疑。

虽然“敌友一线间”这常态,在政治上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人心毕竟是肉做的,戏剧之外现实之中,态度原则的转变可以快如四川变脸的,实属罕见。

去年党庆一笑泯千仇,今年特大则再笑大团圆。团结毕竟是好事,但是不能沦于口号。尤其在现实的政坛里,官位和党职才是最务实的权利分配环节。但是这次大团结方案的宣布,除了翁蔡两人的融洽握手景象以外,却没有任何具体的团结方案详情。

除了亲翁派的几个中委,大部分廖派的中委们也完全没有参与有关大团圆方案的探讨。虽然这些廖派中委们之前因为特大的议决而跟翁总出现意见分歧,但是他们毕竟占了整个中委会的大多数。这个党内最高权力执行单位的地位应该受到尊重。

这个大团圆方案也涉及一个原则性问题:现实的团结是否比党的民主机制来得重要?

当然,首相给予的祝福,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若有关被其祝福的结果,完全违背了特大作为党最高权力单位的议决,那是否应该妥协呢?虽然说马华的党争危机的确已经陷入僵局而需要首相的施压,但是若涉及的领袖早日果断遵循特大的议决,那么党的主权不就可以获得捍卫,而免受体制外的无影手干预了吗?

无论如何,翁总在宣布大团圆时,说了一句话:“这是宽恕和忘记的时候”,可视为大团圆方案的最重要精神。在这个党争里,没有人是赢家,马华整个党尤其输到几乎党格全毁。若要特大的代表们以及华社选择宽恕和忘记翁总曾经的失信承诺,那么翁总本身也要抱着这个态度去面对马华党内的各方势力,容纳百川重新凝聚各派基层。这是作为领袖基本应有的胸襟和担当。

令人遗憾的是,一些挺翁的中委们并不作如此想。他们以为宣布了大团圆方案后就是“追究和砍人的时候”,硬硬把“逼宫”和“第三势力”的帽子扣在廖中莱身上,牵强把当初翁总所作出的砍蔡决定归咎于几个挺廖派中委们的挑拨离间。

然而事实上,翁总跟老蔡的恩怨,自去年党选就结下,当中所经历的种种又明又暗的争执和角力,大家至今还记忆犹新,尤其两个当事人的投入程度,更是难以令人联想到是纯属误会一场。至于廖派中委们当初坚持翁总应该对特大议决有所交待,也是从捍卫党民主体制和主权的正面角度出发,应该受到尊重而非责难。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大团圆方案是成是败,到底领袖们有没有拿出诚意来,不必太久,大概几个月的时间就能看出端倪。唯一可以肯定的,翁蔡配的领导已经来到关键性最后关头,如果过得了,前方则可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马华将把危机化为转机成功扭转乾坤;若过不了,两人将彻底失去大众所给予的最后信任和耐心,翁蔡时代从此真正进入史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