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老马拥有“衰收尾”的瑕疵,不懂得退位后就要少出声的哲学,但纵观其二十多年任期的表现,以及客观地跟其他历任首相作比较,我还是认为他的“功大于过”。

针对政治人物的功过,尤其在今天这个民主意识抬头的社会,作为纳税人的我们的确拥有“大胆批判”的权利。因为,作为国家领袖,您处理的是涉及社会人民的公共事务,吃得咸鱼抵得渴,难免就要受到公众眼光的检验。

然而,作为政治圈子旁观者的我们,也要了解到政治人物也是人一个,不可能是完美的。所以对于他们的功过,除了许多时候可以“大胆批判”以外,偶尔也要“小心评估”,设身处地从有关政治人物在不同时代的情况和立场设想。一如“小人当道,君子之过”这个道理,我们目前的社会,就是拥有太多不屑政治的旁观评论家,对许多政客的丑陋嘴脸嗤之以鼻,可是本身却不愿投身政海卷起一股清流。

例如我的政治偶像-邓小平和李光耀,都是新中国和新加坡的显赫殿堂级人物,甚至可说是在历史上扭转两国命运,带动改革突破的关键性领袖。然而即便如此,普遍受到爱戴拥护的他们,还是不能得到100%的支持。不满老邓者,认为六四天安门事件,是他从政生涯中最大的污点;讨厌老李者,则认为他是新加坡华教发展的毁灭者,关闭南大,对抗独中。可是,若这些不在其位的批评者真得如他们一样掌握实权,处于有关复杂的建国历史背景,面对当时特殊的社会结构时,他们又会如何应对呢?当然,说总比做容易。

同样的,也许老马现在“退而不休”的嘴脸,有时的确令人反感。但是回顾他过去廿多年担任首相任期的表现,你还是必须给予他一定程度的肯定。尤其在硬体建设方面,在经济开放领域,还有他的代表作“2020宏愿”等,都足以令他获得“国家现代化之父的”的赞誉。

至于最近因为国家干训局课题所引发的种族主义者争议,这必须回归大马复杂多元的社会结构。虽然老马本身不介意以“种族主义者”的身份自居,但是你亦不能否认,他也是少数获得华社敬重肯定的首相。与其说那是老马的双面人特质作祟,我倒认为这脱离不了我国社会的种族两极化思维和价值观。

例如,我国国父东姑因为其西化和开放的施政风格,而深受非马来人的赞扬。可是他却因为同样的因素,而最终被指责忽略了马来人而被该族所唾弃。而另外一个极端人物则是东姑的继承人-拉萨。拉萨任期的代表作-新经济政策,多年至今依然引起非马来人社会的强烈反弹和反感,但同时他却因为这个扶弱议程而深获马来社会的怀念和尊敬。

至于现在看起来言行举止还相当宏观客观的纳吉、安华、聂阿兹等,看看他们在308以前的立场又怎样?他们的言论,又会比老马的种族主义好得了多少?

当然,我并非要合理化老马的种族主义。只能说,时代不同了,他在他的时代创造了一定的奇迹,但是我们不能一成不变。如果当时他的格局还是以“马来民族主义”为主,那么今天我国的领导人则应该把他们的格局升华为去种族化的“新国民主义”,不看肤色只看身份证。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