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一月 2010.

要数最近戏院最红电影,舍《阿凡达》取谁?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就是让剧情中打压者(美军)和被打压者(潘朵拉世界的Na'vi土著),制造了无限对号入座的空间。

所以,此片岂有不受欢迎之理?世界上所有曾经经历过惨痛战争洗礼、被国内外强权欺凌的国家国民,很容易就会感同身受地融入被打压者的角色,并为最终邪终于胜正、霸权被打倒的结局而喝彩欢呼。

同样的,如果我们的想象力再丰富一点,《阿凡达》的剧情,其实也可以套在即将于近日举行的各国立大学校园选举,而且出奇地吻合。

一直以来,有国阵政府在后台撑腰的大学校方,在大专法令的护航下,就像校园内永远高高在上和不可受挑战的霸权。所谓“霸权”,是因为它真得不需要跟你讲理。在该法令底下,不谈客观、不谈公平,校方的决定就是硬道理。

绝对的权利,招致绝对的腐败。这个校方的角色,就像《阿凡达》的美军,恃着大专法令这个无敌枪炮,在高空中向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学生发动无数的攻势,势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以为学生会任人鱼肉,很快就能够侵占学生的这片领土。

为了向背后的高教部和巫统交差,他们一边援引法令阻止亲学生派系跟校外在野党交流;一边却纵容亲校方派系跟国阵成员党领袖相亲相爱、水乳交融,甚至出钱又出力,协助他们进行组织和拉票工作,自小就向他们灌输“优良”的政治献金文化。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他们一边阻止亲学生派系进行任何拉票活动或宣传,甚至向违例者大开杀戒采取纪律行动;一边却默许亲校方派系通行无阻到各学院、宿舍大派糖果,甚至暗中帮一把,“提醒”所有宿舍生必须支持该派系,不然就会面对被逐出宿舍的不堪后果。

总知为了完成上头的政治旨意,每年都会不务正业想出许多层出不穷、创意比研究论文还要令人惊叹的选举措施,来为难亲学生派系、扶助亲校方派系。

而今年最有新意的卖点首推电子投票。

不管校方抛出多少堂皇的理由来合理化上述措施,只要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他们所作的一切改革,动机都会引起怀疑,难以令人信服。电子投票至今仍然无法成为各国选举,包括全球民主大国美国的选举潮流,主因就是在监督工作方面缺乏透明度。如果校方还是要执意推行有关措施,而高教部又不反对的话,我认为政府本身应该先以身作则,立下好的“榜样”,在下届全国大选推出全民网上投票措施,看看是否能够取信于民。

令人欣慰的是,每一年的校园选举,我们还是看到不少拥有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般拥有正义感的学生,挺身而出,不畏强权,勇敢站在运动最前线,或者至少在背后通过实质的选票力量,捍卫学生的民主权力和尊严。

撇开校外政治不谈,校园选举原本就是由学生本身当家作主的平台,更是大专法令所认可并赋予学生的权力。而校方的定位其实就好像大选的选举委员会,是中立的,只是负责选举的协调和执行工作。然而,如今校方却滥用了本身的权力,反客为主,公器私用,想要践踏学生自由投票的权力,主导和操控校园选举的成绩。

2008年的308政治大海啸,其中一个导因就是国阵已经失去大部分年轻选民的支持。而在这方面,当局多年来在校园政治矫枉过正的倒米策略,肯定“居功至伟”。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并没有从此惨痛教训中痛定思痛,修改大专法令还政于学生。反之,高教部去年在国会提呈的修改建议,整体而言只是 小修小捕,做门面功夫。

其实,国内大专生的期望并不高,只是要成为一个正常的马来西亚国民,17或18岁就有参与政党权利,21岁就可以投票做老板。偏偏只要隔着一片象牙塔的围墙,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却跟其他国民有天渊之别,民主老板被贬成民主囚犯;有智慧的大学生被当作无知的幼稚园儿童。

无论如何,只要坚持下去,秉持正确的民主原则,我深信大学生必定能够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一样,反败为胜,打倒强权,重夺校园民主的自主权,寻找到内心最初的《阿凡达》世界。

看到阿布卡欣新官上任的这番言论,不禁为他捏一把冷汗,担心他像他的“前任”(连他的名字我都不屑一提)一样, 拥有成为“精句王”的潜质,不鸣则以,一鸣惊人。

虽然街坊没有多少个市民会天真地相信反贪委员会的独立性,但是他们至少期望,领导有关委员会的官员,素质可以高一点,迟顿可以少一点,免得贻笑大方,丢尽祖国的脸。

司法单位有一个重要原则,那就是“不只是真正的公正,而且看起来也要公正。”那么,反贪委员会至少应该“虽然不是真正的独立,至少看起来要独立。”

虽然雪州反贪委员会很怕赵明福的阴魂会回来“报复”,所以赶着迁移至新的办公楼。但是对阿布卡欣而言,赵明福却是他名副其实的“福星”,因为如果没有发生赵明福坠楼命案,他的“前任”就不会因为抛出那么多精句而闻名遐迩,最后更不会因此让政府心甘情愿为他奉上一笔价值不菲的退休金,赞助他早日返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顺便去好好顿悟一下“沉默是金”的真谛。

在纳吉的领导下,原本一切改革计划已经渐入佳境,进入轨道 ,偏偏赵明福命案,就像一颗导弹一样,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把国阵原本已经很腐败的形象,进一步炸毁。更意料不及的是,原本很可能只是几个害群之马官员所干的好事,反贪委员会的上头却偏偏选择袒护下属而不是向人民负责,结果使到原本已经没有什么公信力的反贪委员会,在人民心目中的印象进一步跌至谷底,几乎就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大马的贪污问题,若比喻成病菌的话,已经进入癌症末期。全身上下,从国家最高象征、内阁、到整个公务员体制,无一幸免。不管你多么努力地在岸边捉“小鱼”做宣传,却任由“大鱼”在深海安枕无忧地优游而无动于衷,那整个反贪计划就难以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例如最近的巴生港口自由区审讯,我就认为大家不用期望太高。虽然当局承诺还有更多大鱼将会陆续被控,但是回溯2004年伯拉刚上台的一切,你就会想起,大马政府最大的反贪底线就是“提控大鱼”(而已),然后经过马拉松世纪最长审讯拖到大选完成后,才来虎头蛇尾,以“证据不足,无罪释放”的剧情草草收场。

从独立建国至今,除了政治权谋因素以外,你何曾看过任何一位部长,单纯地因为贪污被定罪?

当然,若要现实一点,我至少期许反贪委员会可以从制度而非个人着手,至少在国内一些累积已久的贪污灰色地带,画出一条比较清晰而完整的界限,例如政府工程发放的土著固打措施、政治领袖和政党的政治献金问题、以及公务员的薪金制等。

当然,要根治国内贪污问题,政党轮替也未必是唯一的出路。回溯一下安华在马哈迪时代担任财长的表现,你就会明白。他当年的朋党,绝对不会比老马少。

(special weekly)

《阿凡达》的成功,除了3D技术超前、令人惊艳,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还是推出了一套空间无限宽广,令许多人可以无限对号入座的剧情。

几乎在世界每一个国家和角落,只要是曾经被国内外强权欺凌过的人民,都可以把自己想象为在剧中被打压和攻击的纳威外星人,并最终邪不能胜正,正义获得伸张。

就连剧中令人神共愤的美军令部分美国人感到尴尬不快,但是许多美国人还是感到欣慰,因为最终愿意自我牺牲带领纳威土著捍卫自主权的,还是少数几个有良知的美国军人和科学家。

对他们来说,美国的民主制最可贵之处,就是有关机制已经成功确保美国人民本身可以容纳和接受不同声音,并最终自我制衡并作出最客观决定。

当然,最难的是马哈迪可能因为退休后太空闲,所以也来凑阿凡达的热潮,而且比一般人领悟到不同的启发,再次显示他的高人一等“远见”。

非常明显的,他把阿凡达跟美国911恐怖袭击牵连在一起,跟他一贯的敌视美国作风,绝对百分之百吻合。只是,在逻辑上恐怕难以令人信服。毕竟有多少个国家的政府会那么无聊没事做,自导自演恐怖袭击,并牺牲本身成千上万国民的性命,到最后只为了嫁祸于回教世界。

美国跟回教世界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吗?就算的确有,又是否需要为此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值得吗?

我认为闪电大选机会不大。

若说明年真的举行大选,也不一定会出现“非国阵大胜,就是民联执政”的非此则彼局面,大有可能也可以回到308后目前的原点,国阵继续以多于1/2议席的优势执政中央,民联的几个州政权继续获得捍卫,或者赢多一两个州。

虽然纳吉的受欢迎民调已经上升,但是别忘了他才上任不到一年。早在今年4月他接过阿都拉的棒子时,我就认为,以他的领导魅力、魄力和执行力,的确有能力为国阵力挽狂澜,扳回后308的劣势。然而,这方面最主要的条件是,他必须争取更多时间。

距离2008年的308大选,目前纳吉的任期还可以拖到2013年3月,既然如此,何必急于一时呢?虽然上任短短半年,他已经成功树立本身的领导威望和形象,通过各项务实和亲民政策,以及成熟、内敛的政治手腕赢得党内外的肯定和支持,但是国阵还有待收拾的烂摊子还是不少。

讲得更白一点,纳吉今天不是参与总统选举,而是内阁制的国会选举。这类选举强调的不是领袖的个人威望,而是整个政党的整体支持度。而目前的情况时,纳吉的个人支持度,高于整个巫统,甚至是国阵。但是整个国阵在人民心目中的形象,仍然没有多大改善。

大家还是认为,国阵这个掌权已经超过半个世纪的联盟,是腐败的、臃肿的,大部分领导人都是乌合之众,缺乏新时代领袖应有的从政素质。马华和印度国大党更不用说,内斗总是没完没了,斗到本身族群都已经唾弃它了,还在忘我地争权夺利,立党为私。

路遥知马力,这个道理也可以用在民联。纳吉也需要时间,让民联露出更多马脚和痛脚。在一些执政的州属,民联至今还是拿不出具体的成绩单,反而还是摆脱不了在野党的习惯和格局,喜欢掀骂战和口水战,注重政治宣传多于实质的政策执行。

州政权还没有稳固,如今又要注册为一个联盟,期待下届大选跟国阵一对一对垒。大方向是对的,可以时机和可行性令人怀疑。我倒十分期待,看看一个推崇民主体制的民主行动党, 和另一个追求极端神权宗教政体的回教党,到时候要制定一套什么样的党章来相互合作?是根据可兰经,还是民主精神?两党之间在理念上,到底又如何结合一致?这都是非常有趣的环节。

因此,大选不必闪电,改革尚未成功。纳吉有的是实力,应该争取更多时间办更多实事,提升国阵的整体执政素质,累积了更多政绩表现才来选举。

“守护马华民主,坚持创党初衷”
2009年11月19日那一晚,我们一批热爱马华的活跃年轻党员,聚集在吉隆坡安邦路马华大厦门口,进行了一项简单而隆重的“守护马华民主”静坐祈祷会。

虽然事前遭遇到各种冷嘲热讽,以及高层强权的施压,但是当晚亲眼见证了我的战友们毫无退缩并坚定、勇敢地站出来,面向马华中央党部的标志,高唱马华党歌、宣读马华党训、然后静静地一人一把烛光,抱着沉重而诚恳的心情,为党的民主僵局进行哀悼和祈祷,我的内心还是有莫大的感触。

人生中有些原则是不能妥协的。尤其是看到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长期拥护和支持的政党,其领导层已经面临法理、诚信、党格和民主破产的时候;当人民只看到其领袖之间尽是表露出争权夺利的丑陋面孔,并已经失去了分辨是非黑白价值观,遗忘了该党的创党初衷,为国家为民族福祉斗争的时候,我认为我们不容再保持静默。

我们虽然没有重要的党职和公职,但是这正是我们今天站出来的力量所在。我们想提醒马华的领袖们,除了少数当局者迷的权位斗争以外,党内还是有许多党员基层,对党还是抱着无私和宏观的期望。我们也想藉此让党外社会人士看到,马华还是拥有不少坚持原则路线的未来新生代,他们并没有放弃党国的斗争,也会继续坚持马华的创党初衷和路线。

我们并不想卷入任何党内的派系之争。我们唯一要伸张和守护的,是马华自创党数十年来所维持下来,并确保这个政党能够长期稳定发展的-民主制度。

而这个民主制度是超越个人的,超越任何领袖的。就算是面对多么强势的领导,始终没有例外。

若说美国的民主之父是华盛顿,为了制衡权利的腐败,以身作则在两届总统任期后毅然鞠躬下台;那么马华的民主之父,就是创党元老陈祯禄。在1958年的党选以22票之微差(67对89票)输给当时尚属少壮派的林苍佑以后,他没有持着自己的在党内的显赫和超然地位而表现犹豫,反而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尊重有关的民主体制,坚决下台让贤。

2001年针对是否应该收购南洋集团所举行的特大,虽然支持与反对的票数不相上下,赞成与反对各别为1176票与1019票,微差多数票只有157票,全党上下还是一致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执行有关议决。

令人极度失望的是,这一个多年来被全党上下坚持守护的民主体制,却在今年的双十特大,遭到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破坏和糟蹋,使马华的民主发展历程,陷入严峻的黑暗与寒冬时刻。

在这个民主主义抬头的全球化年代,如果马华选择逆流而行,开民主精神的倒车,我不知道它还有什么资格在这个民主国家和政府内继续生存。我更看不到,它还能够如何吸引崇尚民主和自主权的年轻专才和选民,并争取他们的认同。

如果一个政党的全体中央领袖,从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到所有中委,他们本身地位的合法性和诚信,首先已经在民主原则上产生重大争议,他们根本就已经失去了继续在位的条件。民主社会的领袖,其权力来自人民的委托。如果失去了有关委托,如何继续担任领袖?还怎么能够继续若无其事般执行职务,甚至采用特权铲除异己,推行大团结和选举制改革等计划,乃至宣称要履行社会的期望呢?

虽然马华党章没有具体阐明对任何党职的不信任动议,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普世化的民主精神,以及作为领袖的诚信和担当。当一名领导人被其代表投不信任票以后,其情况应该就好像首相在国会被投不信任票一样。根据联邦宪法,只要首相失去国会过半的支持,他只有两个选项:一,辞职;二,寻求最高元首批准,以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马华要走出目前的民主僵局,看来也只有依循上述民主程序和精神,才是唯一的出路。

吴健南

马华党争斗到这个地步,的确会有“人才荒”的感慨。这个长期走民生服务和群众路线的传统老店,本来能够论政和拥有宏观理念的领袖,已经买少见少,每一次在国会、座谈或辩论会,能够出得了大场面侃侃而谈并言之有物的,来来去去都是几个同样的脸孔。如今再加上翁总贯彻的“砍人政治哲学”以后,就连所剩无几的人才也被无情地被踢出局,相信未来短期内更休想还能够吸引到任何的有素质的专才新血。

对翁总的另一个重大失望就在于此,为了自保权位,到最后连整个党多年来辛苦建立的接班传承体系都被摧毁了。除了早前重组会长理事会时破天荒砍掉马青和妇女组两大臂膀的最高领导,就连现在的重选计划也要硬拖有关臂膀下水,尽是暴露出领袖个人的狭窄心胸和自私态度,完全看不到作为一名最高领袖所应具备的大我爱党情操与果敢的担当、承担精神。

因此,翁诗杰虽然还是有资格在重选中蝉联老总职,但是他在我心目中已经出局。孔老夫子在《论语。为政篇》讲得再清楚不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华人文化最注重诚信,认为一名从政者若失去信用,就难以再被付托予任何社会大任。

从不质疑翁诗杰在论政口才方面,环顾马华乃至国内外华人世界也少有人能出其左右。然而,个人才华和组织领导完全是两回事。他多年来所树立的正面个人英雄形象,并没有直接转化为强化整个党组织的力量。例如在巴生港口自由区舞弊案方面,他几乎可以常常为大家制造许多不按理出牌的“爆料”惊喜,可是马华全党上却不知道本身所应扮演的辅助角色,许多党旗下各局和单位的运作也被忽略了。更多时候,他甚至要通过内斗内行手段,制造党内的相互对立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至于蔡细历若中选为新的老总,在基层组织和执行能力方面,我认为他的确拥有令人赞叹的能耐和能力,足以带领马华走出低潮,进行整合。他也已经从过去的“两起两落”,包括性爱光碟以及双十特大的风波中的屹立不倒,证明了本身在政坛的超凡毅力和魄力,以及比翁总更敢做敢当的问责态度。

然而,他面对的障碍还是光碟课题。就算中央代表已经放下戒心,然而华社,甚至巫统和马来社会在这方面还是有许多难以妥协的顾虑和阴影。而且由于在这次的大团结方案中,他公然违反双十特大议决,通过上诉社团注册局走后门回来担任署理总会长,相信也会让他失去不少支持。

至于廖中莱,虽然在政治手段的老练程度方面,还是难以跟翁蔡并论。但是他的优点却是,整体形象相对正面,以及友善圆滑的政治手腕。虽然他无法具备像翁诗杰那样能够常常抛书包和咬文爵字的论述能力,但是在用人哲学和领导能力方面,却显然比前者来得更宏观、有人情味,和有智慧,更懂得花时间强化和善用团队的力量来进行各项计划。

再看看林良实的例子。虽然在个人口才方面,他肯定输给翁诗杰,在华社的形象也不如后者亮眼。可是在管理和组织能力方面,他却具备了比翁诗杰更优秀的领导人素质,懂得容纳党内各个派系和各种人才,包括当时属于超级激进派的先锋翁诗杰,并秉持“话到唇边留半句”的忍耐原则,不会轻易跟下属和同志进行公开的骂战,赢得党内大部分基层的大力支持。

当然,魏家祥和周美芬也是不可小看的黑马,具备成为马华领头羊的能力,只是时机还未成熟。但是相信在重选以后,他们在两大臂膀的领导地位,短期内看来也难以被其他人所动摇和取代,并将继续扮演着促进党年轻化改革的主要角色。

到底是否应该把这次的汽油弹袭击各地基督教堂事件,归咎于巫统?

这问题,最近引起很多人的关注,甚至也惹怒了一向来非常沉得住气的首相纳吉。

在这个法制社会,凡事必须有理有据。若一天还未鉴定暴徒的身份,以及幕后的动机之前,就草率地把矛头指向任何单位,此举都是有欠公道的。

无论如何,无可否认的,巫统唯一可以跟这起事件挂钩的,就是它的前任内政部长赛哈密。或许由于国家太平公务闲空,于2007年作出禁止《先锋报》采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走去捅这个蜂窝,触动了国内族群关系的其中一个灰色地带,结果最终随着最近的高庭判决,引发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情况跟1970年代来自东马土著党的前教育部长阿都拉曼耶谷作出关闭英小的决策雷同。一个部长的错误决定,其影响力往往超越它本身的任期,为我国的族群关系发展和无数后代,带来关键性改变。

因此,要把这前朝烂摊子的起因,归咎于由纳吉领导下的巫统,未免过于苛刻。但是,要如何把这个问题的破坏程度减到最低,避免控制,在纳吉领导下的巫统,则拥有责无旁贷的重大使命。

要知道,1969年的513种族暴动,至今仍是缠绕许多国民内心的恐怖阴影。而在有关惨痛历史经历中,其中一个最具争议性,并使到非土著缺乏信心的部分,则是国家保安体系,包括警方和军队,在处理暴乱局面的专业性。而更巧合的是,纳吉的先父敦拉萨恰恰就是该段事迹中的国家最高领导。

令人遗憾的是,从今年8月在雪州政府大厦发生的牛头示威活动可以发现,现任政府还是没有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教训。虽然涉及者已经在煽动法令下被控上法庭,但是气焰依然嚣张地在庭外拉布条,审讯也毫无紧迫性。警方在示威现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态度,也跟他们过去控制反对党和印度兴权会时催泪弹和水炮齐出的全副武装英勇姿态形成强烈对比。

当然,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此事件也反映了潜伏在我国社会多年的“泡沫种族和谐”现象,继1969年以后,又膨胀到了一个失控阶段,随时都会因为一个芝麻绿豆小事而被缪破,进而一发不可收拾。今天如果许多倾向于单一族群、并歧视其他宗教的宪法条款和政府措施继续存在;如果我们还是对许多争议性议题,采取唯我独尊的高姿态,或扫入地毯下的鸵鸟态度,不对等交流,不诚恳聆听,那么“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再动听,也只是沦为华丽口号。

若党争继续闹下去,马华代表华社的角色肯定已经来到可有可无的危机。

尤其最近看到魏家祥必须在中华独中校庆晚宴,向翁总汇报教育部事务,心情更是感慨。早前为了出一口气,老翁把大部分廖派内阁成员踢出会长理事会。结果今天搞到要在别人晚宴讨论马华内阁事务,他肯定要对当初的冲动砍人举动自食其果。

308后的今天,不像513后的昨天。当年1969年大选,不管陈修信领导的马华多么不争气,议席节节败退输给来势汹汹的反对党,但是至少当马华提出要退出内阁的决定时,华社华团都纷纷劝阻挽留,希望马华继续留在内阁传达华社心声,争取族群权益。

主因在于,当时是建国初期,选民基本上还未作好准备抛弃国阵并让反对党执政。513的改朝换代,其实只是涉及巫统内部的领导人更迭,被指过于崇尚西方开放政策的东姑,被风格更保守倾向马来保护主义的拉萨取代。过后随着新经济政策的推行,情况大致上就恢复稳定,国阵又迎向太平盛世。

308跟513的最大不同,不是今天的民联比以往的反对党更强大了。而是全球化和现代化资讯科技的势不可挡,导致民智大开。人民的视野更大了,台湾,中国,东南亚,英美等世界各国的最新进展,都能够迅速地通过各种媒介,传达给全球的媒体读者或观众或网友。大家对政治人物的素质因此变得更有要求和严谨,更不再把两线制视为洪水猛兽。

在这种大时代背景下,再加上马华本身内斗内行不争气,今天就算马华退出内阁,甚至倒台了,我相信华社晚晚还是会睡得很好,马照跑,舞照跳。反正过去数十年来,其实大部分华社的选票也不是给了行动党。民联若上台,行动党就可以名正言顺扮演比马华更马华的角色。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马华的存在价值,也不能老是原地踏步,以为有人在朝就什么事都好办了,就可以满足华社了。官位再大,如果没有相称的素质表现,不如回家耕田。

提到这当官的素质,我甚至认为我们应该看得更远超越华社利益。就如对于来自巫统的部长,我们也不希望他们只是照顾马来人。同样的,今天的马华部长要受到肯定,眼光已不仅此在华社,他们必须表现出在部门事务的专业,在政策制定和执行方面照顾全民,才会受到肯定。可惜今天马华还在吃历史老本,不少官爷只是在论资排位,不能做到能者居之。

无论如何,对于华团要绕过马华直接向首相推荐部长人选,我却难以看好。华团应该从1980年代董教总参与的"打入国阵,纠正国阵"两线制运动吸取教训。社团的定位始终与政党有别,若社团作为政党的外围压力集团,本身要参与内部政治,不管其委派的代表多么能干,肯定都会吃力不讨好。

今年12月13日是敦陈祯禄的公祭纪念日。但是一如所料,忙于党争的现任领导层并无暇像往年般为这位创党元老和建国元帅举行年度公祭仪式。当然,或许他们还记得这一天,我也希望他们在还未拿出诚意化解目前党内民主僵局之前,最好先不要到陈祯禄的墓碑前祭拜致敬,以免出现“无颜面对创党老祖宗”的尴尬局面。

阅读更多 »

不管前途如何变卦,民联下一届大选,肯定放眼中央政权。

为了取信于民,民联早前召开首次大会之际,推出“影子内阁”的施政刚要,全面提升民生、法治、经济和种族平等项目。

然而,这些项目,有说国阵早就在提,毫无新意,也有说这些政纲涵盖全面,值得加分。

依你之见,民联这次提出政纲,可不可以为他们将来争取选票而加分?

A)可以,这份政纲显现民联的理念大器已成,加分。
B)不可以,这份政纲显然是国阵的山寨版,扣分。

不可以,不只是国阵,也是抄袭其他英美民主国家各政党的山寨版,东拼西抄结合起来的大山寨版政纲。

有些政纲,华而不实,词汇如文学一样优美,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政策主张;有些政纲,实而不华,提出一大堆细微而具体的政策改革和指标,偏偏缺乏了政治理念和路线的包装,少了灵魂。

民联的政纲,则是不华也不实。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4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0年一月
« 12月   2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