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马华民主,坚持创党初衷”
2009年11月19日那一晚,我们一批热爱马华的活跃年轻党员,聚集在吉隆坡安邦路马华大厦门口,进行了一项简单而隆重的“守护马华民主”静坐祈祷会。

虽然事前遭遇到各种冷嘲热讽,以及高层强权的施压,但是当晚亲眼见证了我的战友们毫无退缩并坚定、勇敢地站出来,面向马华中央党部的标志,高唱马华党歌、宣读马华党训、然后静静地一人一把烛光,抱着沉重而诚恳的心情,为党的民主僵局进行哀悼和祈祷,我的内心还是有莫大的感触。

人生中有些原则是不能妥协的。尤其是看到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长期拥护和支持的政党,其领导层已经面临法理、诚信、党格和民主破产的时候;当人民只看到其领袖之间尽是表露出争权夺利的丑陋面孔,并已经失去了分辨是非黑白价值观,遗忘了该党的创党初衷,为国家为民族福祉斗争的时候,我认为我们不容再保持静默。

我们虽然没有重要的党职和公职,但是这正是我们今天站出来的力量所在。我们想提醒马华的领袖们,除了少数当局者迷的权位斗争以外,党内还是有许多党员基层,对党还是抱着无私和宏观的期望。我们也想藉此让党外社会人士看到,马华还是拥有不少坚持原则路线的未来新生代,他们并没有放弃党国的斗争,也会继续坚持马华的创党初衷和路线。

我们并不想卷入任何党内的派系之争。我们唯一要伸张和守护的,是马华自创党数十年来所维持下来,并确保这个政党能够长期稳定发展的-民主制度。

而这个民主制度是超越个人的,超越任何领袖的。就算是面对多么强势的领导,始终没有例外。

若说美国的民主之父是华盛顿,为了制衡权利的腐败,以身作则在两届总统任期后毅然鞠躬下台;那么马华的民主之父,就是创党元老陈祯禄。在1958年的党选以22票之微差(67对89票)输给当时尚属少壮派的林苍佑以后,他没有持着自己的在党内的显赫和超然地位而表现犹豫,反而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尊重有关的民主体制,坚决下台让贤。

2001年针对是否应该收购南洋集团所举行的特大,虽然支持与反对的票数不相上下,赞成与反对各别为1176票与1019票,微差多数票只有157票,全党上下还是一致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执行有关议决。

令人极度失望的是,这一个多年来被全党上下坚持守护的民主体制,却在今年的双十特大,遭到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破坏和糟蹋,使马华的民主发展历程,陷入严峻的黑暗与寒冬时刻。

在这个民主主义抬头的全球化年代,如果马华选择逆流而行,开民主精神的倒车,我不知道它还有什么资格在这个民主国家和政府内继续生存。我更看不到,它还能够如何吸引崇尚民主和自主权的年轻专才和选民,并争取他们的认同。

如果一个政党的全体中央领袖,从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到所有中委,他们本身地位的合法性和诚信,首先已经在民主原则上产生重大争议,他们根本就已经失去了继续在位的条件。民主社会的领袖,其权力来自人民的委托。如果失去了有关委托,如何继续担任领袖?还怎么能够继续若无其事般执行职务,甚至采用特权铲除异己,推行大团结和选举制改革等计划,乃至宣称要履行社会的期望呢?

虽然马华党章没有具体阐明对任何党职的不信任动议,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普世化的民主精神,以及作为领袖的诚信和担当。当一名领导人被其代表投不信任票以后,其情况应该就好像首相在国会被投不信任票一样。根据联邦宪法,只要首相失去国会过半的支持,他只有两个选项:一,辞职;二,寻求最高元首批准,以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马华要走出目前的民主僵局,看来也只有依循上述民主程序和精神,才是唯一的出路。

吴健南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