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党争斗到这个地步,的确会有“人才荒”的感慨。这个长期走民生服务和群众路线的传统老店,本来能够论政和拥有宏观理念的领袖,已经买少见少,每一次在国会、座谈或辩论会,能够出得了大场面侃侃而谈并言之有物的,来来去去都是几个同样的脸孔。如今再加上翁总贯彻的“砍人政治哲学”以后,就连所剩无几的人才也被无情地被踢出局,相信未来短期内更休想还能够吸引到任何的有素质的专才新血。

对翁总的另一个重大失望就在于此,为了自保权位,到最后连整个党多年来辛苦建立的接班传承体系都被摧毁了。除了早前重组会长理事会时破天荒砍掉马青和妇女组两大臂膀的最高领导,就连现在的重选计划也要硬拖有关臂膀下水,尽是暴露出领袖个人的狭窄心胸和自私态度,完全看不到作为一名最高领袖所应具备的大我爱党情操与果敢的担当、承担精神。

因此,翁诗杰虽然还是有资格在重选中蝉联老总职,但是他在我心目中已经出局。孔老夫子在《论语。为政篇》讲得再清楚不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华人文化最注重诚信,认为一名从政者若失去信用,就难以再被付托予任何社会大任。

从不质疑翁诗杰在论政口才方面,环顾马华乃至国内外华人世界也少有人能出其左右。然而,个人才华和组织领导完全是两回事。他多年来所树立的正面个人英雄形象,并没有直接转化为强化整个党组织的力量。例如在巴生港口自由区舞弊案方面,他几乎可以常常为大家制造许多不按理出牌的“爆料”惊喜,可是马华全党上却不知道本身所应扮演的辅助角色,许多党旗下各局和单位的运作也被忽略了。更多时候,他甚至要通过内斗内行手段,制造党内的相互对立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至于蔡细历若中选为新的老总,在基层组织和执行能力方面,我认为他的确拥有令人赞叹的能耐和能力,足以带领马华走出低潮,进行整合。他也已经从过去的“两起两落”,包括性爱光碟以及双十特大的风波中的屹立不倒,证明了本身在政坛的超凡毅力和魄力,以及比翁总更敢做敢当的问责态度。

然而,他面对的障碍还是光碟课题。就算中央代表已经放下戒心,然而华社,甚至巫统和马来社会在这方面还是有许多难以妥协的顾虑和阴影。而且由于在这次的大团结方案中,他公然违反双十特大议决,通过上诉社团注册局走后门回来担任署理总会长,相信也会让他失去不少支持。

至于廖中莱,虽然在政治手段的老练程度方面,还是难以跟翁蔡并论。但是他的优点却是,整体形象相对正面,以及友善圆滑的政治手腕。虽然他无法具备像翁诗杰那样能够常常抛书包和咬文爵字的论述能力,但是在用人哲学和领导能力方面,却显然比前者来得更宏观、有人情味,和有智慧,更懂得花时间强化和善用团队的力量来进行各项计划。

再看看林良实的例子。虽然在个人口才方面,他肯定输给翁诗杰,在华社的形象也不如后者亮眼。可是在管理和组织能力方面,他却具备了比翁诗杰更优秀的领导人素质,懂得容纳党内各个派系和各种人才,包括当时属于超级激进派的先锋翁诗杰,并秉持“话到唇边留半句”的忍耐原则,不会轻易跟下属和同志进行公开的骂战,赢得党内大部分基层的大力支持。

当然,魏家祥和周美芬也是不可小看的黑马,具备成为马华领头羊的能力,只是时机还未成熟。但是相信在重选以后,他们在两大臂膀的领导地位,短期内看来也难以被其他人所动摇和取代,并将继续扮演着促进党年轻化改革的主要角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