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2月13日是敦陈祯禄的公祭纪念日。但是一如所料,忙于党争的现任领导层并无暇像往年般为这位创党元老和建国元帅举行年度公祭仪式。当然,或许他们还记得这一天,我也希望他们在还未拿出诚意化解目前党内民主僵局之前,最好先不要到陈祯禄的墓碑前祭拜致敬,以免出现“无颜面对创党老祖宗”的尴尬局面。

不管在大马华人发展史,还是国家独立建国史上,敦陈祯禄皆是一名不能绕过不谈的显赫人物。直到今天,只要你翻开学校历史教科书,这一个名字依然名留青史,流传千古,象征着大马多元社会里的其中一个族群领袖的代表,记载着大马华人在参与建国过程中所作出的重要贡献,以及在这片国土上所享有的合法公民地位。

虽然在马华公会的60年党史上,该党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好几次更可说是荆棘满布,爆发无数党争内讧,甚至在1969年的513事件以后,差一点面临生死存亡的严峻挑战,但是至少在历任马华总会长当中,敦陈祯禄还算是比较少引起争议,并获得华社各界普遍认同的领袖之一。

若要评价陈祯禄一生中对我国华社的最大历史性贡献,我认为应该是在建国初期,确立了大马华人对马来亚这个国家的效忠,以及作为国民的身份认同感。要知道,在当时那个风雨缥缈的动荡年代,我们许多从中国南来的祖宗,依然只是把马来亚视为暂时打拚生计,争个糊口生存的临时避风港。其实他们打从心底的祖国认同感,依然离不开老远的中国。

然而,正当当时的大马华侨还在编织着“回唐山”梦,情绪依然被中国的各种政局发展如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国共斗争、日本入侵以及新中国共和国的成立等事件所牵引时,陈祯禄适时挺身而出呼吁他们放弃中国公民身份,转而效忠马来亚,联合其他族群共同参与这个国家的建国工作,成为这片国土的主人和公民。

当然,对于陈祯禄和当时马华公会的负面批评,不是没有的。不少华社至今依然耿耿于怀的是,陈祯禄除了成功为大马华人争取公民权以外,却无法争取华语成为国家官方语言,以及为华文教育取得更公平合理的地位。无需过多辩解,我认为马华的新一代领袖应该传承香火,延续陈祯禄当年“争取尚未成功”的努力,确保有关历史缺憾获得填补,真正朝向各族平等的一个马来西亚目标。

陈祯禄另一项值得后人学习的领袖特质是-立党为公,不恋栈权位。虽然作为马华的一党之尊,但是由于自觉本身年事已高,所以他决定不参与马来亚独立后的第一届内阁,成为了马华首位,也是迄今唯一一位不曾当官、贯彻党政分家原则的总会长。于1958年寻求蝉联总会长职而以22票之差输给林苍佑之后,他也没有自恃创党元老之尊而继续留任,反而表现出崇高的民主风范,尊重“体制高于个人”的宏观原则,毅然退位让贤。

陈祯禄之举已经非常清楚地向后人传达一项讯息,既马华公会不是属于任何领袖的个人私产。马华领袖们的斗争方向,是人民和族群的福祉,而不是个人的权位和利益。而若党内发生任何争执分歧时,最终的解决方案必须回归民主体制,以民主决策作为最高权力单位。

无可否认,马华党争史上时常惹人话柄的一环,就是有好几次被国阵的老大哥巫统插手干预调解的惨痛经历。然而,被外力干预导致主权的丧失纵然可悲,这次马华的党争更令人悲哀的是,马华领袖本身自我典当和出卖了该党的主权。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当堂堂马华最高领袖也不愿尊重特大代表们作为党内最高民主决策单位所作议决的时候,他还有什么资格和代表性向外力宣示和捍卫马华的主权?

根据郑良树教授的评价,陈祯禄是一位学者型的政治家,一生饱读诗书、学识渊博。放眼马华目前这一个已经演变至失信失格、是非不分、斗烂斗臭的政治生态,该党的确需要更多像陈祯禄一样拥有知识内涵与民族良知,而且有原则,立场坚定的政治领袖,打造更清明、健康的政治文化。

由于失去信任的最高领袖不愿退位让贤,除了回归民主程序进行重选,该党已经没有其他方案得以更有效地解决当前的僵局。因此,希望该党全党上下秉持陈祯禄立党为公的献身爱党精神,早日促成重选,使这一个纠缠该党许久的斗争早日落幕。而相信这也是今年作为陈祯禄公祭的最佳礼物。

(sin chew dai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