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阿布卡欣新官上任的这番言论,不禁为他捏一把冷汗,担心他像他的“前任”(连他的名字我都不屑一提)一样, 拥有成为“精句王”的潜质,不鸣则以,一鸣惊人。

虽然街坊没有多少个市民会天真地相信反贪委员会的独立性,但是他们至少期望,领导有关委员会的官员,素质可以高一点,迟顿可以少一点,免得贻笑大方,丢尽祖国的脸。

司法单位有一个重要原则,那就是“不只是真正的公正,而且看起来也要公正。”那么,反贪委员会至少应该“虽然不是真正的独立,至少看起来要独立。”

虽然雪州反贪委员会很怕赵明福的阴魂会回来“报复”,所以赶着迁移至新的办公楼。但是对阿布卡欣而言,赵明福却是他名副其实的“福星”,因为如果没有发生赵明福坠楼命案,他的“前任”就不会因为抛出那么多精句而闻名遐迩,最后更不会因此让政府心甘情愿为他奉上一笔价值不菲的退休金,赞助他早日返乡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顺便去好好顿悟一下“沉默是金”的真谛。

在纳吉的领导下,原本一切改革计划已经渐入佳境,进入轨道 ,偏偏赵明福命案,就像一颗导弹一样,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把国阵原本已经很腐败的形象,进一步炸毁。更意料不及的是,原本很可能只是几个害群之马官员所干的好事,反贪委员会的上头却偏偏选择袒护下属而不是向人民负责,结果使到原本已经没有什么公信力的反贪委员会,在人民心目中的印象进一步跌至谷底,几乎就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大马的贪污问题,若比喻成病菌的话,已经进入癌症末期。全身上下,从国家最高象征、内阁、到整个公务员体制,无一幸免。不管你多么努力地在岸边捉“小鱼”做宣传,却任由“大鱼”在深海安枕无忧地优游而无动于衷,那整个反贪计划就难以有任何突破性进展。

例如最近的巴生港口自由区审讯,我就认为大家不用期望太高。虽然当局承诺还有更多大鱼将会陆续被控,但是回溯2004年伯拉刚上台的一切,你就会想起,大马政府最大的反贪底线就是“提控大鱼”(而已),然后经过马拉松世纪最长审讯拖到大选完成后,才来虎头蛇尾,以“证据不足,无罪释放”的剧情草草收场。

从独立建国至今,除了政治权谋因素以外,你何曾看过任何一位部长,单纯地因为贪污被定罪?

当然,若要现实一点,我至少期许反贪委员会可以从制度而非个人着手,至少在国内一些累积已久的贪污灰色地带,画出一条比较清晰而完整的界限,例如政府工程发放的土著固打措施、政治领袖和政党的政治献金问题、以及公务员的薪金制等。

当然,要根治国内贪污问题,政党轮替也未必是唯一的出路。回溯一下安华在马哈迪时代担任财长的表现,你就会明白。他当年的朋党,绝对不会比老马少。

(special week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