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数最近戏院最红电影,舍《阿凡达》取谁?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就是让剧情中打压者(美军)和被打压者(潘朵拉世界的Na'vi土著),制造了无限对号入座的空间。

所以,此片岂有不受欢迎之理?世界上所有曾经经历过惨痛战争洗礼、被国内外强权欺凌的国家国民,很容易就会感同身受地融入被打压者的角色,并为最终邪终于胜正、霸权被打倒的结局而喝彩欢呼。

同样的,如果我们的想象力再丰富一点,《阿凡达》的剧情,其实也可以套在即将于近日举行的各国立大学校园选举,而且出奇地吻合。

一直以来,有国阵政府在后台撑腰的大学校方,在大专法令的护航下,就像校园内永远高高在上和不可受挑战的霸权。所谓“霸权”,是因为它真得不需要跟你讲理。在该法令底下,不谈客观、不谈公平,校方的决定就是硬道理。

绝对的权利,招致绝对的腐败。这个校方的角色,就像《阿凡达》的美军,恃着大专法令这个无敌枪炮,在高空中向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学生发动无数的攻势,势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以为学生会任人鱼肉,很快就能够侵占学生的这片领土。

为了向背后的高教部和巫统交差,他们一边援引法令阻止亲学生派系跟校外在野党交流;一边却纵容亲校方派系跟国阵成员党领袖相亲相爱、水乳交融,甚至出钱又出力,协助他们进行组织和拉票工作,自小就向他们灌输“优良”的政治献金文化。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他们一边阻止亲学生派系进行任何拉票活动或宣传,甚至向违例者大开杀戒采取纪律行动;一边却默许亲校方派系通行无阻到各学院、宿舍大派糖果,甚至暗中帮一把,“提醒”所有宿舍生必须支持该派系,不然就会面对被逐出宿舍的不堪后果。

总知为了完成上头的政治旨意,每年都会不务正业想出许多层出不穷、创意比研究论文还要令人惊叹的选举措施,来为难亲学生派系、扶助亲校方派系。

而今年最有新意的卖点首推电子投票。

不管校方抛出多少堂皇的理由来合理化上述措施,只要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他们所作的一切改革,动机都会引起怀疑,难以令人信服。电子投票至今仍然无法成为各国选举,包括全球民主大国美国的选举潮流,主因就是在监督工作方面缺乏透明度。如果校方还是要执意推行有关措施,而高教部又不反对的话,我认为政府本身应该先以身作则,立下好的“榜样”,在下届全国大选推出全民网上投票措施,看看是否能够取信于民。

令人欣慰的是,每一年的校园选举,我们还是看到不少拥有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般拥有正义感的学生,挺身而出,不畏强权,勇敢站在运动最前线,或者至少在背后通过实质的选票力量,捍卫学生的民主权力和尊严。

撇开校外政治不谈,校园选举原本就是由学生本身当家作主的平台,更是大专法令所认可并赋予学生的权力。而校方的定位其实就好像大选的选举委员会,是中立的,只是负责选举的协调和执行工作。然而,如今校方却滥用了本身的权力,反客为主,公器私用,想要践踏学生自由投票的权力,主导和操控校园选举的成绩。

2008年的308政治大海啸,其中一个导因就是国阵已经失去大部分年轻选民的支持。而在这方面,当局多年来在校园政治矫枉过正的倒米策略,肯定“居功至伟”。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并没有从此惨痛教训中痛定思痛,修改大专法令还政于学生。反之,高教部去年在国会提呈的修改建议,整体而言只是 小修小捕,做门面功夫。

其实,国内大专生的期望并不高,只是要成为一个正常的马来西亚国民,17或18岁就有参与政党权利,21岁就可以投票做老板。偏偏只要隔着一片象牙塔的围墙,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却跟其他国民有天渊之别,民主老板被贬成民主囚犯;有智慧的大学生被当作无知的幼稚园儿童。

无论如何,只要坚持下去,秉持正确的民主原则,我深信大学生必定能够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一样,反败为胜,打倒强权,重夺校园民主的自主权,寻找到内心最初的《阿凡达》世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