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0.

看到读者文摘日前公布的名人可信度调查,不禁莞尔失笑。只因,跟自己最切身的两个专业-法律和政治,竟然都榜上无名。

以前每次听到友人分享一则笑话故事,指环顾各行各业,律师和政治人物是其中公认最不受信赖,而且要下地狱的专业时,我都会大力反驳到底。如今随着上述民调的出炉,多少也要有点无奈认命了。

当然,唯一安慰的是,"当律师和从政者要下地狱"这寓言并非普世性看法,至少在对岸的新加坡,由于该国辉煌的肃贪表现以及高效率的公共机关,使到从事司法和政治者得到如天堂般的崇高声望和地位。

而这点也反映了上述民调另一有趣之处,由于调查对象跨越各个国家,所以也显示了不同国家的特殊背景,甚至某一些突发事件的发生,对该国国民的可信度标准所造成的影响。

例如以大马为例,由于羽球是我国唯一在国际舞台上表现最优越的传统强项,再加上体育本身的跨族群性质,导致国内的羽球好手往往都拥有崇高的公众声望。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也再次印证了体育是最有效打破国内种族藩篱的领域。

而医务人员也成为最受信赖的另一专业,主因在于它涉及严谨的科学知识。而且这套标准是普世性的,不管您是哪国国民,对医生而言您就是一个人体。

至于为何司法在我国和新加坡的地位如此悬殊,一个天堂一个地狱,我脑海中浮现的唯一理由时,新国没有安华案件,还有该审讯中"享誉全球"的大床褥。

政治人物则更不用说了,好像在世界各国都没有得到什么好排名。阿Q一点解释,这个公共事业真的不容易搞,除了治国表现,就连公德、私德,一举一动仿佛都要长期曝光于大众的监视和测试中。

苛 刻一点来看,在这个泛民主化时代,从政者更热衷于搞作秀政治多于坚持原则,诚信堕落得如粪土一样无价。最近的马华党争就是最经典示范,告诉我们什么叫 作:"民主诚可贵,诚信价更高。若为权位顾,两者皆可抛"的道理。民联的领袖也好不了多少,看看他们最近针对州议员获得买车AP的立场,就如他们在308 前支持地方议会选举的立场一样,当官前后两个样。

对投机者和功利者而言,诚信有点抽象,甚至毫不切实际的。然而,对要引领时代风骚的名人而言,诚信是他们穷其一生所苦心经营的核心价值,是确保他们继续站在公众平台的核心基础。

国阵最高理事会最近开会议决成立一个修改党章特别小组,探讨重点包括开放门户、扩大阵容,让更多亲国阵的非政府组织、政党以及个人纳入该阵线的正式结构中。

根据我的观察,没有多少人有真正翻阅过国阵党章。而这本薄薄只有24个条款的章程,跟所有国阵各成员党本身的党章相比,更是相形见绌,让人难以置信,一个执政超过50年的联合阵线,其规章内容原来竟是那么精简扼要。

或许从逆向思考,或许这本没有太大研究价值的国阵党章,其实就正好反映了今天该阵线最大的盲点和弱点。国阵的地位,就好像党章所提到的国阵总部地址一样,依附在象征巫统中心权力的世界太子贸易中心的其中一个楼层,一点也不起眼,完全被巫统的锋芒所掩盖了。

是的,一个早在1950年代带领各族国民共同参与独立建国的国阵精神,经过数十年的时势演变后,已经沦为一党独大的巫统对外粉饰大马民主和亚洲多元精神的花瓶橱窗。最直接地看看掌握国家最高实权的内阁结构,巫统的独领风骚,其它成员党的大权旁落,完全一览无遗。

阅读更多 »

有人质疑,廖派日前宣布杯葛马华当权派活动是否理智?

我却认为,的确不应该杯葛。。。。。。。得那么迟。

从去年1128特大的说开不开到今天,廖派暴露的最大问题正在此。搞革命最需要像《十月围城》电影般义无反顾的决心,哪怕受人责难太傻、太天真,捉准时机就誓死往前冲、 不回头,坚持信念。

反之,革命最忌优柔寡断,太多顾虑。尤其面对善于玩弄权术的老练对手,稍有迟疑就会被反咬一口,革命不成,却迟早被对方一一革除,自取灭亡。

虽然今天的老蔡由于换了椅子而换了脑袋,不再支持廖派的杯葛和革命。但是马华近代史上数玩杯葛、玩革命玩得最具代表性的,舍他取谁?追溯回双十特大前一晚,他不就曾经杯葛当时当权派的团结宴,在其它酒店设宴招待超过千名代表,分庭抗礼搞对抗?

所以廖派应该好好向“昨天”的老蔡学习搞革命和杯葛。

党争初期,原本对老蔡还抱有一定期望,主因在于,他就是从搞革命出身,曾经担任过被当权派打压的弱者角色,应该更深刻体会民主精神的可贵。而且,过去从光碟风波起死回生的过程中,虽然道德污点争议犹存,但是他至少坦荡承认错误,勇于辞职谢罪,并通过民主选举卷土重来,堪称一名有原则的领袖。

然而事实证明,绝对权力招致绝对腐败这个道理,的确少有例外。从昨天被霸权打压的弱者,换成今天打压弱者的霸权,两个极端角色,老蔡一样胜任有余 。从昨天高调坚持重选,到今天批判要求重选者,有了权位排排坐,吃果果后,蔡派支持者的嘴脸变得比变脸艺术还要快。

当然,老蔡今天终于露出不愿重选的底牌,还有更复杂的考量。

或许是造化弄人,也可说是老天的折磨,已经令观众厌倦的马华党争《宫心计》长篇剧经历多番剧情的峰回路转后,老翁和老蔡已经从昨日势不两立的敌人,变成今天唇齿相依的战友。而最大的合作基础肯定不是来自真挚的情谊,而是现实的权位。

如果没有捉紧老蔡,老翁的政权早就因为失去大部分基层的支持而瓦解;如果没有抱住老翁,老蔡早就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式淡出政坛。

原因再简单不过,没有任何领袖,可以在失去代表信任后,采取既不辞职又不重选的无动于衷态度;没有任何领袖,可以输掉自己设下的“恢复署理职”议案后,继续视若无睹担任署理。更没有任何中委,可以动用本身小集团的民主力量,来否决更高的特大民主议决。

因此,从民主法理而言,除了“非法政权”以外,我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当前的马华领导层。而如果这样的一个非法政权还不杯葛,还是可以继续被基层拥戴和维护,我不知道这个政党还有什么最低原则底线?

有些同志告诉我,从现实考量,环顾现有马华领导层,翁蔡还是最有能力领导马华者,所以无需重选。我则坚持,这不是个人,而是制度的问题。在一个民主政党,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以领袖自居,如果不敢面对基层的民主委托。

搞革命,可以输掉权术,但绝对不能输掉原则,以及对原则的坚持。

(星洲日报)

前任最高元首和柔佛苏丹依斯干达殿下日前驾崩,举国臣民共同哀悼。

然而,除了遵循传统礼仪高喊“吾王万岁”口号,对苏丹宣誓效忠表示敬意以外,在这个民权意识高涨的年代,也应该趁机深一层了解和检视我国独特的最高元首和苏丹制。至少超越帝国时代的迷思,客观看清没有任何人会万岁不死的道理。

在这方面,苏丹依斯干达在位数十年所作出的划时代贡献在于,他于1990年代的一宗震惊举国上下的“高尔夫球球童”传闻事件,惊动了当时的首相敦马,后者更因此事件的爆发通过整个政府机制发动人民力量,向各州苏丹施压,促成了联邦宪法的修改,废除了大马皇室高人一等的刑事罪免控权。自此,任何皇室成员若犯错,也必须服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在特别法庭下被控。

苏丹依斯干达另一引起争议之举,是于去年在柔佛州议会发表施政卸词时,高调跟现任首相纳吉唱反调,反对马新第三座大桥的兴建。根据官方程序,最高元首和各州苏丹,只能在国州议会开幕时,完整地宣读由联邦和州政府所草拟的施政卸词。

大马继承英联邦的君主立宪制。简言之,虽然君王一国之首,但还是在宪法之下。再直接点,宪法很多条款显示,最高元首只是象征,真正掌握治国实权的是首相,最高元首行使权力时,大都必须听从首相的劝告(所谓“劝告”只是好听,其实不能不听)。这情况跟泰国肯定有所不同,因为根据历史进程,泰国的民主选举制是由泰王本身所主动倡议设立,泰王拥有凌驾于政府的崇高民望和实权。

令人担忧的是,从2008年的308政治大海啸、2009年的霹雳宪政风波,到最近的禁止非回教徒引用“阿拉”字眼事件,我们发现上述的“君主立宪”制精神开始被动摇,所谓的“皇室不干政”原则也出现了许多灰色地带和盲点,对掌握实权的政府带来不小的冲击,也引起人民的混淆。

其中的争议包括,在霹雳州,当州务大臣失去议会过半支持以后,苏丹援引了宪法赋予的特权,拒绝解散议会举行重选;在登加楼,在委任州务大臣人选方面,就算正副首相立挺的依德利斯获得接近70% 州议员的支持,但还是要让步给皇室的人选;而最近雪兰莪苏丹在高庭裁决内政部的“阿拉”禁令不合法并被撤销以后,依然坚持本身立场,公开呼吁非回教徒禁止引用有关字眼。

另一项我国最高元首制的特色在于,我们并不像一般的英联邦制国家全国只有一个国王和皇后以及皇室家庭。反之,由于过去马来半岛各州的特殊苏丹制背景,导致我们在独立时选用了“各州苏丹轮任最高元首”制度,在全国9个苏丹制州属都有皇室。

此制度的好处在于,让政府在遴选最高元首人选方面,拥有更大的弹性。然而弱点则在于:一,让那些没有采用苏丹制背景的州属,包括马六甲、槟城和东马两州缺乏归属感;二,还是摆脱不了依循皇室成员血脉相传传统的遴选模式,而不是根据领导民望和威望。

在这方面,共和国的总统制其实也是值得我们探讨的另一改革选项。

最重要的是,不管是皇室还是民选政府,都必须回归宪法底下的制衡原则,我国的君主立宪制才能获得维护。

(号外)

由于执政才2年不到,不认为适合那么早为他打分。但是若勉强要做一个超短期评价,我会学习他所倡仪的中道大马精神:“中规中矩”。

刻画得具体一点,也可以说“超越许子根,未及林苍佑”。

比起前任首席部长许子根,林冠英占了制度和大环境的优势。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4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0年二月
« 1月   3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