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执政才2年不到,不认为适合那么早为他打分。但是若勉强要做一个超短期评价,我会学习他所倡仪的中道大马精神:“中规中矩”。

刻画得具体一点,也可以说“超越许子根,未及林苍佑”。

比起前任首席部长许子根,林冠英占了制度和大环境的优势。

在前朝国阵执政年代,许子根领导的民政党并非槟州华社唯一代表,还要跟马华二分天下。结果让巫统有机会在两者之间玩弄最擅长的挑拨和制衡游戏,成为背后掌握最大实权的最大赢家。槟州国阵于308的州议席竞选比例是巫统15,民政13,马华10及印国大党2。

许子根和民政在308被槟州选民唾弃,其中一个致命伤就是因为他对巫统唯唯诺诺的形象已经深入民心、根深蒂固,他们认为出生书生世家的他已经失去了作为作为领袖应有的原则底线,对巫统虚张声势的种种不安分要求不断妥协附和,就连本身的官方首长肖像被撕破践踏都可以无动于衷、默默承受。

而308后主导州政权的行动党,赢获的议席,可说占了绝对的优势(行动党:公正党:回教党 19:9:1),也是体制内唯一的槟州华社代表。其盟友公政党和回教党,主要的支持力量,还是来自非华裔。所以林冠英在体制内拥有更大的委托和自主权,去执行本身的职务。

无论如何,林冠英过于热衷发言和指责的作风,有时候就像“一个在朝的在野领导”。他似乎还未从过去多年来监督和制衡政府的定位中调整过来。每一次州内发生问题的时候,他的回应方式几乎只有一个招式-把矛头对准前朝国阵政府。

然而他好像忘记了,现有的权力和主导权,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中。许多改革承诺无法兑现,如地方政府选举;一些意外的发生,如龙舟翻覆意外所涉及的训练海域和场地,都跟州政府权限脱离不了关系。

唯一比较庆幸的是,由于作为一州之长,有些公务的处理,他还是表现出一定的成熟度。例如在应对新村永久地契课题方面,就没有像霹雳州前朝行动党议员那么横冲蛮干,视宪法如粪土任意曲解,只求博得民粹宣传。

虽然根据一些行动党基层的回馈,林冠英的作风比起他老爸来得圆滑,但是她始终还没有完全摆脱林氏家族的色彩。在党内的派系斗争方面,他还是表露出强烈的林吉祥情意结,把不满老爸的派系当作是自己的敌对派系,用人唯亲,多于任用贤才。雪州的邓章钦,还有柔州的巫程豪,虽然皆在本身的地头拥有高度民意基础,却都在林冠英的冷宫名单金榜题名。

无论如何,最近有些槟州社团尝试热捧林冠英可跟林苍佑齐名,我则认为言过其实。至少后者在政坛的资深经历,以及强烈的个人领袖魅力,都不是现阶段的林冠英所能比拟的。

但是,由于槟州巫统还沉醉在旧日目中无人的气焰中还未苏醒,以及该州民政在许子根领导下的弱势印象,都可促成国阵下届大选要收复槟州的最大“倒米”因素,让许多人看好林冠英可以继续安枕无忧继续蝉联首长职。

(号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