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质疑,廖派日前宣布杯葛马华当权派活动是否理智?

我却认为,的确不应该杯葛。。。。。。。得那么迟。

从去年1128特大的说开不开到今天,廖派暴露的最大问题正在此。搞革命最需要像《十月围城》电影般义无反顾的决心,哪怕受人责难太傻、太天真,捉准时机就誓死往前冲、 不回头,坚持信念。

反之,革命最忌优柔寡断,太多顾虑。尤其面对善于玩弄权术的老练对手,稍有迟疑就会被反咬一口,革命不成,却迟早被对方一一革除,自取灭亡。

虽然今天的老蔡由于换了椅子而换了脑袋,不再支持廖派的杯葛和革命。但是马华近代史上数玩杯葛、玩革命玩得最具代表性的,舍他取谁?追溯回双十特大前一晚,他不就曾经杯葛当时当权派的团结宴,在其它酒店设宴招待超过千名代表,分庭抗礼搞对抗?

所以廖派应该好好向“昨天”的老蔡学习搞革命和杯葛。

党争初期,原本对老蔡还抱有一定期望,主因在于,他就是从搞革命出身,曾经担任过被当权派打压的弱者角色,应该更深刻体会民主精神的可贵。而且,过去从光碟风波起死回生的过程中,虽然道德污点争议犹存,但是他至少坦荡承认错误,勇于辞职谢罪,并通过民主选举卷土重来,堪称一名有原则的领袖。

然而事实证明,绝对权力招致绝对腐败这个道理,的确少有例外。从昨天被霸权打压的弱者,换成今天打压弱者的霸权,两个极端角色,老蔡一样胜任有余 。从昨天高调坚持重选,到今天批判要求重选者,有了权位排排坐,吃果果后,蔡派支持者的嘴脸变得比变脸艺术还要快。

当然,老蔡今天终于露出不愿重选的底牌,还有更复杂的考量。

或许是造化弄人,也可说是老天的折磨,已经令观众厌倦的马华党争《宫心计》长篇剧经历多番剧情的峰回路转后,老翁和老蔡已经从昨日势不两立的敌人,变成今天唇齿相依的战友。而最大的合作基础肯定不是来自真挚的情谊,而是现实的权位。

如果没有捉紧老蔡,老翁的政权早就因为失去大部分基层的支持而瓦解;如果没有抱住老翁,老蔡早就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式淡出政坛。

原因再简单不过,没有任何领袖,可以在失去代表信任后,采取既不辞职又不重选的无动于衷态度;没有任何领袖,可以输掉自己设下的“恢复署理职”议案后,继续视若无睹担任署理。更没有任何中委,可以动用本身小集团的民主力量,来否决更高的特大民主议决。

因此,从民主法理而言,除了“非法政权”以外,我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当前的马华领导层。而如果这样的一个非法政权还不杯葛,还是可以继续被基层拥戴和维护,我不知道这个政党还有什么最低原则底线?

有些同志告诉我,从现实考量,环顾现有马华领导层,翁蔡还是最有能力领导马华者,所以无需重选。我则坚持,这不是个人,而是制度的问题。在一个民主政党,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以领袖自居,如果不敢面对基层的民主委托。

搞革命,可以输掉权术,但绝对不能输掉原则,以及对原则的坚持。

(星洲日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