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一错再错,无可救药。

如果老翁早在去年双十特大被投不信任票后潇洒道歉下台,或者今天主动联合本身派系中委总辞促成重选后向马华代表忏悔,我会向他致以由衷敬意。

然而,之前坚持不愿辞职,更不敢面对重选的他,如今等到廖蔡派中委辞职促成重选后(虽然后者据闻是被正副首相施压),政途被逼到死角,众叛亲离、穷途末路了,才来一而再,再而三道歉,态度虚假得可以,完全看不出廉耻之意。

更可恶的是,为了延续本身的政治寿命,继续合理化甚至美化本身的过失,格局从过去备受推崇和期许的民族领袖,降至与一般靠演技吃饭和耍嘴皮子的政客无疑。

初上台时的2009年,他提出“三拼”口号,要全党拼政治、拼经济,拼族群和谐。

可是在实践上,其政治路线的中心思想是-“拼蔡细厉”。(这句话不是我讲的,是他过去的敌人、曾经的战友,以及今天又变成敌人的老蔡自己讲的)。当时打出的美丽旗帜是,不能容忍任何有道德污点的回锅政客。

怎知过后拼老蔡拼到在特大差点拼掉自己的老总宝座后,他却突然忘了之前的道德污点原则,忘了本身输一票就下台的承诺,然后提出堪称现代民主理论颠覆经典的“大团结方案”,把过去对老蔡一意孤行的打压归咎于战友的误导,并恍然大悟开始懂得欣赏老蔡的领导才华并加以重用,就连老蔡原本已经输掉的老二宝座也硬硬起死回生,从此展开两人职权合法性皆产生争议的领导时代。

如今面对老蔡出乎意料的背叛和倒戈相向,“大团结方案”又成为了历史。为了延续他的不倒翁神话,这次在代表大会的主轴是-  “改革”,希望完成未完的改革之路。顿时,过去砍蔡和排除异己犯下的过失都不提了,并以巴生自贸区舞弊案作为掩饰,一切皆归咎于急于改革的结果;大团结也不重要了,被说成“改革难免有人要被牺牲”。

与其说在“改革马华”,他所做的一切,事实上是在“搞垮马华”。他强调,个人的得失事小,马华的兴衰事大。可是在整个闹了超过大半年,导致马华元气大伤的党争过程中,他贯彻的却是“马华兴衰事小,个人得失最大”,为了自保权位,就算破坏该党民主体系、 摧毁该党的新生代接班秩序,耗尽无数党产也在所不惜。

一个政治领袖如果可以随时因本身权位考量而典当原则理念、 立场前后不一、朝三暮四,哪怕再有才华,也难以继续被委于大任。

当然,马华代表的眼睛不是盲的。尤其经历双十特大本身议决被任人践踏和颠覆的惨痛教训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巧言令色,已经对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老翁2008年上台时得到61%支持率,去年特大执意砍蔡而降至低于50%门槛,如今在廖派和蔡派皆倒戈相向后,预料只剩下如近日代表大会出席率的25%或更低。若从票数记录论翁蔡廖三派声势,老蔡问鼎老总宝座几乎已十拿九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