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Education’ category.

不管你喜欢与否,还是一半喜欢,一半不悦,纷扰已久的英文教数理方案终于被拍板定案废除了。

原来,我之前猜错了。纳吉委任慕尤丁担任教育部长,不是为了延续马哈迪的这项伟大遗产。反而是要仰赖慕尤丁和敦马的好交情,方便在取消有关方案时,后者可以少发几颗炮弹。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每年SPM放榜,都会有许多华裔子弟,因为成绩特出却不获奖学金的消息见报。

为了平息争议,我国副首相宣布,明年我国大马教育文凭(SPM)的考生,最多只能报考10科,并将改变成绩评估制改为A、A+和A-,突出学生所获得成绩的等级,以配合公共服务局所提供的奖学金数目。

这样的条例,自然有人赞成有人反对,赞成者认为此举可以避免让学生沦为考试机器,并减轻师资不足和家长的压力;然而反对者却表示,此举若是为了避免超过10A以上的学生争取奖学金,未免矫枉过正,而且是不是新制度下,考获10A的学生都能自动获得奖学金?

众说纷纭,到底教育部所宣布的这项方案,可不可以解决特优生年年上报的窘境?

A,赞成,可以解决奖学金争议问题

B,不赞成,根本解决不到奖学金问题

不赞成。这是自欺欺人之举。

多年以前我们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不是早就设有10科顶限吗?后来近几年教育部又把它自由化了,说要让考生民主决定考多少科。而现在却又因为公共奖学金僧多粥少、太多优秀生问题,决定走回回头路。看来李光耀讲得一点都没错,大马政府的政策,果然是反反复复,朝令夕改,一个部长新官上任,一觉醒来,灵感一来,说改就改。

阅读更多 »

看到新科教长兼副首相慕尤丁最近大张旗鼓跟以董教总为首的七大华团交流华教课题,包括成为焦点的英文教数理政策存废问题,我很自然地联想到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

阅读更多 »

images2

人心总是充满矛盾的。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在现实世界中众人皆懂得应该谴责暴力,但在电影院的虚拟世界中暴力电影市场总是常卖常有,永远不缺支持者的原因。

 

叶新田被揍到流鼻血风波,也可以看到这种人性矛盾。

 

大众应该有的、符合我族中华优良文化的反应,主流媒体基本上都刊登了。

 

总结一句,不管什么分歧,不管什么深仇大恨,打人就是不对!

 

只是,那些不应该有、私底下偷偷有,但没有被报导的大众情绪,再不喜欢也不能否定其存在性。

 

“哇,大快人心!”

 

“活该!”

 

这些都是我在宴会亲自见证的第一反应。

阅读更多 »

 images         images-um

 

前阵子看到马大即将关闭校内唯一仅有的华人餐馆,除了冒火还是冒火。

 

就算经过国青团交涉后,校方也只是勉为其难答应会确保有关餐馆提供华人食物,但未必由华人经营。

 

这论调,跟大约2002年我在马大担任学生领袖,向当局争取设立华人餐馆时完全没有两样。

 

记得那位官员如此回应我:“我们一些马来人经营的摊位,也有卖猪肠粉和汤粉等华人食物。”

 

总结就是,大学里只能有Halal食物。

 

要吃猪肉?免谈!

 

而且,就算不是猪肉,也要根据回教Halal程序,需由回教徒诵经宰杀。

 

这是马来亚大学?还是马来人大学?

 

(全文请刘澜辣手杂志专栏)

www.laksou.com

后知后觉的确不可取,但是总好过不知不觉。

 

也许国阵政权在308政治大海啸以后,的确有吸取到些许教训。但是在重新争取年青选民支持方面,从最近在国会下议院获得通过的大专法令修正法案可以看出,他们又交了白卷,甚至在倒自己的米。

 

虽然在参与校外社团活动方面的结社自由已经放宽,但是在参政自由方面,依然连向前移半寸的诚意都没有,又是老调重弹:“大专生不被允许参与政党,除非得到校长的同意。”

 

脑海中突然浮起这样的画面,21世纪的国内政治生态,随着政治海啸的潮水急速前进,而产生结构性的改变。但那块自1970年代在汪洋中筑起的大砖(法令),却还想像过去一样,继续阻挡海水的前进,背道而驰、逆流而上。

阅读更多 »

 

 

既然已经投身争夺权位的政治圈子里,哪怕是堂堂牛津大学毕业生,我也没有奢望他真得会表里如一,或秉持崇高的学术良知。但,面对一个非常科学化的数字,他竟然可以大义凛然的公告天下:90%土著固打是合理的。你,有眼看吗?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646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7年十二月
« 3月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