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MCA’ category.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一错再错,无可救药。

如果老翁早在去年双十特大被投不信任票后潇洒道歉下台,或者今天主动联合本身派系中委总辞促成重选后向马华代表忏悔,我会向他致以由衷敬意。

然而,之前坚持不愿辞职,更不敢面对重选的他,如今等到廖蔡派中委辞职促成重选后(虽然后者据闻是被正副首相施压),政途被逼到死角,众叛亲离、穷途末路了,才来一而再,再而三道歉,态度虚假得可以,完全看不出廉耻之意。

更可恶的是,为了延续本身的政治寿命,继续合理化甚至美化本身的过失,格局从过去备受推崇和期许的民族领袖,降至与一般靠演技吃饭和耍嘴皮子的政客无疑。

初上台时的2009年,他提出“三拼”口号,要全党拼政治、拼经济,拼族群和谐。

可是在实践上,其政治路线的中心思想是-“拼蔡细厉”。(这句话不是我讲的,是他过去的敌人、曾经的战友,以及今天又变成敌人的老蔡自己讲的)。当时打出的美丽旗帜是,不能容忍任何有道德污点的回锅政客。

怎知过后拼老蔡拼到在特大差点拼掉自己的老总宝座后,他却突然忘了之前的道德污点原则,忘了本身输一票就下台的承诺,然后提出堪称现代民主理论颠覆经典的“大团结方案”,把过去对老蔡一意孤行的打压归咎于战友的误导,并恍然大悟开始懂得欣赏老蔡的领导才华并加以重用,就连老蔡原本已经输掉的老二宝座也硬硬起死回生,从此展开两人职权合法性皆产生争议的领导时代。

如今面对老蔡出乎意料的背叛和倒戈相向,“大团结方案”又成为了历史。为了延续他的不倒翁神话,这次在代表大会的主轴是-  “改革”,希望完成未完的改革之路。顿时,过去砍蔡和排除异己犯下的过失都不提了,并以巴生自贸区舞弊案作为掩饰,一切皆归咎于急于改革的结果;大团结也不重要了,被说成“改革难免有人要被牺牲”。

与其说在“改革马华”,他所做的一切,事实上是在“搞垮马华”。他强调,个人的得失事小,马华的兴衰事大。可是在整个闹了超过大半年,导致马华元气大伤的党争过程中,他贯彻的却是“马华兴衰事小,个人得失最大”,为了自保权位,就算破坏该党民主体系、 摧毁该党的新生代接班秩序,耗尽无数党产也在所不惜。

一个政治领袖如果可以随时因本身权位考量而典当原则理念、 立场前后不一、朝三暮四,哪怕再有才华,也难以继续被委于大任。

当然,马华代表的眼睛不是盲的。尤其经历双十特大本身议决被任人践踏和颠覆的惨痛教训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巧言令色,已经对他们起不了什么作用。老翁2008年上台时得到61%支持率,去年特大执意砍蔡而降至低于50%门槛,如今在廖派和蔡派皆倒戈相向后,预料只剩下如近日代表大会出席率的25%或更低。若从票数记录论翁蔡廖三派声势,老蔡问鼎老总宝座几乎已十拿九稳。

有人质疑,廖派日前宣布杯葛马华当权派活动是否理智?

我却认为,的确不应该杯葛。。。。。。。得那么迟。

从去年1128特大的说开不开到今天,廖派暴露的最大问题正在此。搞革命最需要像《十月围城》电影般义无反顾的决心,哪怕受人责难太傻、太天真,捉准时机就誓死往前冲、 不回头,坚持信念。

反之,革命最忌优柔寡断,太多顾虑。尤其面对善于玩弄权术的老练对手,稍有迟疑就会被反咬一口,革命不成,却迟早被对方一一革除,自取灭亡。

虽然今天的老蔡由于换了椅子而换了脑袋,不再支持廖派的杯葛和革命。但是马华近代史上数玩杯葛、玩革命玩得最具代表性的,舍他取谁?追溯回双十特大前一晚,他不就曾经杯葛当时当权派的团结宴,在其它酒店设宴招待超过千名代表,分庭抗礼搞对抗?

所以廖派应该好好向“昨天”的老蔡学习搞革命和杯葛。

党争初期,原本对老蔡还抱有一定期望,主因在于,他就是从搞革命出身,曾经担任过被当权派打压的弱者角色,应该更深刻体会民主精神的可贵。而且,过去从光碟风波起死回生的过程中,虽然道德污点争议犹存,但是他至少坦荡承认错误,勇于辞职谢罪,并通过民主选举卷土重来,堪称一名有原则的领袖。

然而事实证明,绝对权力招致绝对腐败这个道理,的确少有例外。从昨天被霸权打压的弱者,换成今天打压弱者的霸权,两个极端角色,老蔡一样胜任有余 。从昨天高调坚持重选,到今天批判要求重选者,有了权位排排坐,吃果果后,蔡派支持者的嘴脸变得比变脸艺术还要快。

当然,老蔡今天终于露出不愿重选的底牌,还有更复杂的考量。

或许是造化弄人,也可说是老天的折磨,已经令观众厌倦的马华党争《宫心计》长篇剧经历多番剧情的峰回路转后,老翁和老蔡已经从昨日势不两立的敌人,变成今天唇齿相依的战友。而最大的合作基础肯定不是来自真挚的情谊,而是现实的权位。

如果没有捉紧老蔡,老翁的政权早就因为失去大部分基层的支持而瓦解;如果没有抱住老翁,老蔡早就可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正式淡出政坛。

原因再简单不过,没有任何领袖,可以在失去代表信任后,采取既不辞职又不重选的无动于衷态度;没有任何领袖,可以输掉自己设下的“恢复署理职”议案后,继续视若无睹担任署理。更没有任何中委,可以动用本身小集团的民主力量,来否决更高的特大民主议决。

因此,从民主法理而言,除了“非法政权”以外,我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词来形容当前的马华领导层。而如果这样的一个非法政权还不杯葛,还是可以继续被基层拥戴和维护,我不知道这个政党还有什么最低原则底线?

有些同志告诉我,从现实考量,环顾现有马华领导层,翁蔡还是最有能力领导马华者,所以无需重选。我则坚持,这不是个人,而是制度的问题。在一个民主政党,没有任何人有资格以领袖自居,如果不敢面对基层的民主委托。

搞革命,可以输掉权术,但绝对不能输掉原则,以及对原则的坚持。

(星洲日报)

“守护马华民主,坚持创党初衷”
2009年11月19日那一晚,我们一批热爱马华的活跃年轻党员,聚集在吉隆坡安邦路马华大厦门口,进行了一项简单而隆重的“守护马华民主”静坐祈祷会。

虽然事前遭遇到各种冷嘲热讽,以及高层强权的施压,但是当晚亲眼见证了我的战友们毫无退缩并坚定、勇敢地站出来,面向马华中央党部的标志,高唱马华党歌、宣读马华党训、然后静静地一人一把烛光,抱着沉重而诚恳的心情,为党的民主僵局进行哀悼和祈祷,我的内心还是有莫大的感触。

人生中有些原则是不能妥协的。尤其是看到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长期拥护和支持的政党,其领导层已经面临法理、诚信、党格和民主破产的时候;当人民只看到其领袖之间尽是表露出争权夺利的丑陋面孔,并已经失去了分辨是非黑白价值观,遗忘了该党的创党初衷,为国家为民族福祉斗争的时候,我认为我们不容再保持静默。

我们虽然没有重要的党职和公职,但是这正是我们今天站出来的力量所在。我们想提醒马华的领袖们,除了少数当局者迷的权位斗争以外,党内还是有许多党员基层,对党还是抱着无私和宏观的期望。我们也想藉此让党外社会人士看到,马华还是拥有不少坚持原则路线的未来新生代,他们并没有放弃党国的斗争,也会继续坚持马华的创党初衷和路线。

我们并不想卷入任何党内的派系之争。我们唯一要伸张和守护的,是马华自创党数十年来所维持下来,并确保这个政党能够长期稳定发展的-民主制度。

而这个民主制度是超越个人的,超越任何领袖的。就算是面对多么强势的领导,始终没有例外。

若说美国的民主之父是华盛顿,为了制衡权利的腐败,以身作则在两届总统任期后毅然鞠躬下台;那么马华的民主之父,就是创党元老陈祯禄。在1958年的党选以22票之微差(67对89票)输给当时尚属少壮派的林苍佑以后,他没有持着自己的在党内的显赫和超然地位而表现犹豫,反而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尊重有关的民主体制,坚决下台让贤。

2001年针对是否应该收购南洋集团所举行的特大,虽然支持与反对的票数不相上下,赞成与反对各别为1176票与1019票,微差多数票只有157票,全党上下还是一致发挥崇高民主精神,在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下,执行有关议决。

令人极度失望的是,这一个多年来被全党上下坚持守护的民主体制,却在今年的双十特大,遭到史无前例,前所未有的破坏和糟蹋,使马华的民主发展历程,陷入严峻的黑暗与寒冬时刻。

在这个民主主义抬头的全球化年代,如果马华选择逆流而行,开民主精神的倒车,我不知道它还有什么资格在这个民主国家和政府内继续生存。我更看不到,它还能够如何吸引崇尚民主和自主权的年轻专才和选民,并争取他们的认同。

如果一个政党的全体中央领袖,从总会长、署理总会长,到所有中委,他们本身地位的合法性和诚信,首先已经在民主原则上产生重大争议,他们根本就已经失去了继续在位的条件。民主社会的领袖,其权力来自人民的委托。如果失去了有关委托,如何继续担任领袖?还怎么能够继续若无其事般执行职务,甚至采用特权铲除异己,推行大团结和选举制改革等计划,乃至宣称要履行社会的期望呢?

虽然马华党章没有具体阐明对任何党职的不信任动议,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普世化的民主精神,以及作为领袖的诚信和担当。当一名领导人被其代表投不信任票以后,其情况应该就好像首相在国会被投不信任票一样。根据联邦宪法,只要首相失去国会过半的支持,他只有两个选项:一,辞职;二,寻求最高元首批准,以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马华要走出目前的民主僵局,看来也只有依循上述民主程序和精神,才是唯一的出路。

吴健南

马华党争斗到这个地步,的确会有“人才荒”的感慨。这个长期走民生服务和群众路线的传统老店,本来能够论政和拥有宏观理念的领袖,已经买少见少,每一次在国会、座谈或辩论会,能够出得了大场面侃侃而谈并言之有物的,来来去去都是几个同样的脸孔。如今再加上翁总贯彻的“砍人政治哲学”以后,就连所剩无几的人才也被无情地被踢出局,相信未来短期内更休想还能够吸引到任何的有素质的专才新血。

对翁总的另一个重大失望就在于此,为了自保权位,到最后连整个党多年来辛苦建立的接班传承体系都被摧毁了。除了早前重组会长理事会时破天荒砍掉马青和妇女组两大臂膀的最高领导,就连现在的重选计划也要硬拖有关臂膀下水,尽是暴露出领袖个人的狭窄心胸和自私态度,完全看不到作为一名最高领袖所应具备的大我爱党情操与果敢的担当、承担精神。

因此,翁诗杰虽然还是有资格在重选中蝉联老总职,但是他在我心目中已经出局。孔老夫子在《论语。为政篇》讲得再清楚不过:“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华人文化最注重诚信,认为一名从政者若失去信用,就难以再被付托予任何社会大任。

从不质疑翁诗杰在论政口才方面,环顾马华乃至国内外华人世界也少有人能出其左右。然而,个人才华和组织领导完全是两回事。他多年来所树立的正面个人英雄形象,并没有直接转化为强化整个党组织的力量。例如在巴生港口自由区舞弊案方面,他几乎可以常常为大家制造许多不按理出牌的“爆料”惊喜,可是马华全党上却不知道本身所应扮演的辅助角色,许多党旗下各局和单位的运作也被忽略了。更多时候,他甚至要通过内斗内行手段,制造党内的相互对立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至于蔡细历若中选为新的老总,在基层组织和执行能力方面,我认为他的确拥有令人赞叹的能耐和能力,足以带领马华走出低潮,进行整合。他也已经从过去的“两起两落”,包括性爱光碟以及双十特大的风波中的屹立不倒,证明了本身在政坛的超凡毅力和魄力,以及比翁总更敢做敢当的问责态度。

然而,他面对的障碍还是光碟课题。就算中央代表已经放下戒心,然而华社,甚至巫统和马来社会在这方面还是有许多难以妥协的顾虑和阴影。而且由于在这次的大团结方案中,他公然违反双十特大议决,通过上诉社团注册局走后门回来担任署理总会长,相信也会让他失去不少支持。

至于廖中莱,虽然在政治手段的老练程度方面,还是难以跟翁蔡并论。但是他的优点却是,整体形象相对正面,以及友善圆滑的政治手腕。虽然他无法具备像翁诗杰那样能够常常抛书包和咬文爵字的论述能力,但是在用人哲学和领导能力方面,却显然比前者来得更宏观、有人情味,和有智慧,更懂得花时间强化和善用团队的力量来进行各项计划。

再看看林良实的例子。虽然在个人口才方面,他肯定输给翁诗杰,在华社的形象也不如后者亮眼。可是在管理和组织能力方面,他却具备了比翁诗杰更优秀的领导人素质,懂得容纳党内各个派系和各种人才,包括当时属于超级激进派的先锋翁诗杰,并秉持“话到唇边留半句”的忍耐原则,不会轻易跟下属和同志进行公开的骂战,赢得党内大部分基层的大力支持。

当然,魏家祥和周美芬也是不可小看的黑马,具备成为马华领头羊的能力,只是时机还未成熟。但是相信在重选以后,他们在两大臂膀的领导地位,短期内看来也难以被其他人所动摇和取代,并将继续扮演着促进党年轻化改革的主要角色。

今年12月13日是敦陈祯禄的公祭纪念日。但是一如所料,忙于党争的现任领导层并无暇像往年般为这位创党元老和建国元帅举行年度公祭仪式。当然,或许他们还记得这一天,我也希望他们在还未拿出诚意化解目前党内民主僵局之前,最好先不要到陈祯禄的墓碑前祭拜致敬,以免出现“无颜面对创党老祖宗”的尴尬局面。

阅读更多 »

遭推翻,就总辞。论调弦犹在耳,早前会长理事会判蔡细历“死刑”,掀开“倒翁”特大飓风,有人斩钉截铁:如果会长理事会决定遭推翻,将全体总辞来表示抗议。 特大召开在即,事情出现戏剧性转变,马华中委会推翻会长理事会判决,改为判蔡细历冻结党籍和党职4年,等于为蔡细历减刑。 当初说得坚决,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会长理事会,你说该不该总辞? A)应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B)不应该,因为判决仍在,该会威信毫无影响。

不应该,因为根据我的了解,会长理事会当初开除老蔡时,并没有作出总辞的议决,只是几位成员在会议中提出相关个人意见。 对于总辞论,大家可能对法理责任和道德责任产生混淆。

马华党章并没有规定会长理事会所作的任何议决若被推翻,其成员就必须总辞的条例。这更倾向于有关成员本身的一项道德标准选项;反之,根据法理,总辞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出现,既总会长在中委会或特大被三分之二的代表议决开除,那么主要由总会长委任成员所组成的会长理事会,当然必须面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下场。

无论如何,这次中委会推翻会长理事会的议决,其争议不在后者是否应总辞,而在于绕过了当事人的上诉程序。虽然法律局主任梁邓忠尝试援引党章第45和47条文来合理化有关作法,但是有关条文只是非常笼统地阐明中委的各项职权,并赋权于会长理事会执行有关职权。

但是若更具体地根据第15章的几项纪律条文共同阅读,则显示只有在当事人针对会长理事会的议决提出上诉的情况下,中委会才能够作出最终的判决。中委会在该党纪律事务上的定位更倾向于被动的上诉机构。

(special weekly)

看到我党目前的党争特大局面,真的痛心。尤其看到靠在不同边的同志,近日来为了护主,发表了一些强词夺理,颠倒是非,和互相攻击的违心论。看透了,其实只是一场没有内涵,没有涉及民族大业的个人权位捍卫或追逐的游戏。

目前我们真正需要的,是更多心中有党的同志。

首先要强调一点,上文提到的一些前马华领袖,如陈仪乔和林礼菲,没有资格也不适合跟蔡细历的例子相提并论。

作为一个人挤人、挤死人的百万大军老字号,马华的确山头林立,土霸王横行,多年来专门在上面的党中央高层高喊广招专才口号时,在下面基层实践“唱反调”的艺术,把这些天真可爱又有使命感的有志青年埋没在沙堆里。

阅读更多 »

img_3428

img_3435

img_3436

img_34372

img_3446

img_3448

img_3452

img_3453

img_3498

img_3500

文章小辣椒与小笼包出街后,一些女青年说不想做小笼包。我只好自认自己是猪,平息他们的怒火。

那天她们的就职典礼,由于撞倒马青会议,所以要到尾声时才有机会跟他们“闭幕”,并拍下一些纪念照。

看着看着,想起他们上一届理事的就职典礼,我也是参与者,并报名成为他们的不懂天字几号女青年之友。

还有,支持一下他们的新开张博客:

http://beliawanis.blogspot.com/

images vs  imagesxiao-longbao

这几年来跟马华的女青年们建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日前参与她们的新任理事就职典礼,看着当年满怀热血理想刚刚萌芽的小花,一个个终于挤入领导层担当大任开成盛夏花朵,真诚希望她们在明日黄花超龄前,为马华在这关键性时机带来一番突破。

早前看到号外周报的“YB敢敢扮”找来了一个个年轻貌美又充满活力的社青团女议员登场,又扮天使又扮小丑,并深获许多年轻选民的好评后,我有点为马华感到悲哀和汗颜,因为放眼整个百万大军,竟然没有一个年轻女议员能够站出来见得人。

阅读更多 »

日期:2009314日(星期六)

时间:下午2.00

地点:马华大厦总部六楼

开幕: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

曾经写过一编“女青年花朵朵开”。如今看到他们终于宣誓就职,很是欣慰。希望大家有空出席给他们鼓励,也祝福他们政绩花儿朵朵开,克服一切障碍,打造新品牌。

https://wujiannan.wordpress.com/2008/11/17/%e5%a5%b3%e9%9d%92%e5%b9%b4%e9%87%91%e8%8a%b1%e6%9c%b5%e6%9c%b5%e5%bc%80/

以党庆的形式而言,这次的马华60周年可说是最成功的一次,尤其是把主调放在“一甲子的奉献,一辈子的承诺”,还有坦荡荡自我反省的短片,除了切合时宜和打动党员心弦,更是让我产生“小弟弟”精神的感触。

熟悉蔡细历医生的人都知道,演讲风格幽默坦率的他,每次开场白的其中一句口头禅就是以“小弟”作为第一人称,而不是一般人惯用的“我”。这跟台湾天道把“我”称为“后学”的意义大致相同,都是一种谦逊的称呼。自我矮化为“小弟”,就是指眼前的每一个观众都是“大哥”,这么好听的话谁不爱听?

所以每次听到有其他领袖也在台上以“小弟”自称时,我时常都会开玩笑跟身旁的同志说,“哦,这是蔡医生的支持者!”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这些第一线领袖,包括蔡医生都自称为“小弟”,那我们这些排在第三线都找不到位置的岂不就是“小弟弟”?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78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7年八月
« 3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