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Party Election’ category.

这不是指穿着,也不是指最近引起风波的女青年漫画,而是马华党选。

 

这次马华党选,首开国内各政党先河,举行透明化算票。整个算票监票过程,坦荡荡在礼堂进行,让人群通过荧幕或站在楼上直接观赏八卦,透明度爆灯宛如穿上透视装。

 

然而,这套亮丽光鲜透视装,只穿在上半身,既中央代表阶级。

 

至于下面、下半身不只不一致,而且包到密密实实很不透光。

阅读更多 »

 

 

蔡细历突破重围,林祥才输到贴地,有人开始责怪前一晚播出的NTV 7党选辩论,一夜间改变局势。

 

以林祥才的基层实力,不可能跟蔡细历相差那么远。只有那场辩论,让人看到两者的领袖素质和高度,相形见挫,的确相差一条街。

 

然而,党选辩论是健康竞争,公平平台,不是拍戏,也没有人能够预知结果。我们有权利不辩论,但没有权利阻止别人辩论。我们既然接受辩论,就要坦然接受输赢。

 

 

政治的胜负,兵家常事。输后赖天地赖辩论,天马行空任遨游,不如自省。

阅读更多 »

今早一如往年来到马华大厦,出席代表大会辩论环节。

望着台上新的一批领导层,陌生的脸孔,熟悉的场景,沉重的心情。

但我坚持留在会场,直到完结,坦然面对每一个代表,每一个媒体朋友,每一份关心,每一份鼓励,每一份冷漠,每一份责难,人清冷软一一全收。

看着台上突然间配合无间的翁蔡配,配合着代表们安排好的剧情,彷如在发梦,也让我看透政治的起落无常。

马华接下来3年的招牌菜注定是翁蔡,喜欢与否,这就是民主的精神。

走出马华大厦,看着“马华公会”这个挂在门口的大招牌,仰望蔚蓝的天空,只能接受这个事实,翁蔡没得犹豫,同志们也不要犹豫。

目前国内的政局风起云涌,马华也到了频临生死存亡的悬崖。再内耗,只会雪上加霜,自取灭亡。

为了大局,把犹豫吞下去,把翁菜吃下去,接受民主的裁决,放下过去包袱积极往前看!

今早家定在代表大会给最后一次总会长演词,提到他在308后面对各种责难所受委屈,躲在媒体席后面的自己,突然百感交集,失控哽咽哭泣,还劳烦希山助理和一位登州同志的安慰.

那么大人在大庭广众流泪,实在够窘,却也深知,此情此境,不复存在.除了对总会长不舍,却也对马华内部的奸诈人性和争权夺利,无限感慨.

阅读更多 »

昨晚跟NTV7拿到几张马华党选辩论的票根,觉得此活动很有意义,虽然波折也重重,有兴趣者可电邮跟我拿。

详情如下:

署理总会长辩论

-7:30pm

-14/10

-南洋商报视听室

总会长辩论

-7:30pm

-15/10

-南洋商报视听室

现场座位有限。若没机会到现场,不妨在电视旁收看支持。

最近的心情,前所未有的灰。。。。。和累。

有好友问,怎么那么久没更新博客了?也许,这就反映了我切实的心情。

如果说,308政治大海啸,是我政治工作经历中,其中最为深刻和难受的片段。那么即将来临的1018党选,同样让我有如此感觉和预兆。

1018后,我熟悉的9楼总会长办公室,熟悉的主人、书架藏书,这个当年我前来见工应征加入马华的地方,将会物是人非。旁边的署理总会长办公室,行政主任,还有秘书小姐等,看来也会换上新脸孔。

1018的来临,也让我看到马华丑陋的一面。除了总会长和署理,好像没有任何一位领袖愿意让贤,不少踩着沉重脚步、已经老态臃肿,曾经打压无数青年,或者思维已经过时的元老和山头大老,甚至还以救党救世主的姿态Superman Return,声言要促进党的改革。却忘记了,自己就是党要向前迈进的最大障碍,不了解什么叫做放手也是一种拥有。 阅读更多 »

最近在华社政治圈子,敢怒敢言成了最流行的政治品牌。

马华这个品牌的最佳代言人翁诗杰,最近在他亲自领导的雪州大会有感而发提到,马华从过去认定敢怒敢言是离经叛道、动摇党本,到今天领袖之间彼此正像自我标榜敢怒敢言,显然证明在308以后,大家已看到敢怒敢言的重要性及贴切性。

从过去在党争时代被标榜为异议分子,到今天吐气扬眉成为总会长大热门人选,诗杰的确有资格说这番话。

身边许多媒体领导层,也乐于看到马华的领导人突然间开始硬了起来,敢向巫统呛声,虽然醒悟得真得有点太迟了。

可是,情况真得这样吗?敢怒敢言这个品牌到底是名牌还是冒牌货?能够流行多久?

阅读更多 »

上星期五受邀到某电视台为该台记者进行马华党选制度的分享。温故而知新,自己在备课的过程中,翻回一些私藏文件和书本、各党党章,却也得到一些新启发。

马华的制度,属于中央代表制,也是许多政党最普遍的选举制度.从最基础的党员,再一层层选出支会,区会,州,直到最高的中央代表.(由总会长委任州主席的制度的确有违此中央代表制。〕

巫统的选举制度,基本上亦属于中央代表制,只是后来多了一个区部提名固打门槛,主席30%,副主席20%及中委10%,欲竞选有关中央职位,必须先得到足够区部提名。

从民主角度而言,民主行动党的复选制,却是国内众政党当中最为不民主的。上百位中央代表,只能选出20名普通中委人选。而过后这20位中选中委则设立自己的小圈子,选出主席、总秘书等各项要职。这些重要职位的决定权,就落在这区区的20人小组,你说有多不民主,就有多不民主。

阅读更多 »

      

最近黄燕燕高调暗示有意竞选总会长职,引起很多基层和华社的议论纷纷。表面上,燕燕说是要为妇女组做出历史性突破,内情是否如此?

明知胜望不高,何须拿难得的部长职来当赌注?我倒认为,燕燕根本就没有认真想过要打总会长职,而提出上述论点,肯定另有所指:醉翁之意不在酒,就在翁。

阅读更多 »

 

 

 

 

以前让马华基层嗤之以鼻的菜单文化,是指马华当权派领袖自己列出心属的党选领导团队名单,然后要求本身的支持者买单,抹煞代表们的民主选择权力和智慧判断。

 

上个星期家定宣布不蝉联后,则发现马华产生了另外一种菜单文化。真正当权派还没认真想过菜单问题,有些派系就已经迫不及待在背后放消息自己制定菜单、把自己纳入菜单,还刹有其事宣称自己就是受当权派祝福人选,策略果然令人另眼相看。

 

无论如何,在这个民主时代,马华中央代表们要认清,人家为你开单,你不一定要埋单,或照单全收。尤其是那些还在玩金钱政治,争住给钱你买单的人;尤其是那些自己败选后不断要求别人问责辞职,自己却还想更上一层楼的人;尤其是那些在党来到最低潮还要破坏党、分裂党来达到自己政治议程的人。尤其是那个怕死没有人懂他要出来打老二的人.

 

今天的《中国报》开设了一个超级KOPITIAM谈“谁是马华接班人?”这是一个很有趣却也重要的议题。

 

 

访问的对象,是在咖啡店的小市民,得出的答案也跟当前民间舆论相去不远。

 

翁诗杰成为当之无愧的大热门,因为敢怒敢言的形象已经深入民心。

 

也有人提到廖中莱,只是稍显太嫩。

 

也有人提到蔡细历,认为他在年龄和经验方面皆乃最佳人选,可是性爱光碟的爆发已使其丧失资格。

 

然而,有人常说,在马华党选,马华的党意跟民意常有落差,不知马华中央代表的投票取向又是否跟咖啡店市民一致呢?

阅读更多 »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78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7年八月
« 3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