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World’ category.

《阿凡达》的成功,除了3D技术超前、令人惊艳,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还是推出了一套空间无限宽广,令许多人可以无限对号入座的剧情。

几乎在世界每一个国家和角落,只要是曾经被国内外强权欺凌过的人民,都可以把自己想象为在剧中被打压和攻击的纳威外星人,并最终邪不能胜正,正义获得伸张。

就连剧中令人神共愤的美军令部分美国人感到尴尬不快,但是许多美国人还是感到欣慰,因为最终愿意自我牺牲带领纳威土著捍卫自主权的,还是少数几个有良知的美国军人和科学家。

对他们来说,美国的民主制最可贵之处,就是有关机制已经成功确保美国人民本身可以容纳和接受不同声音,并最终自我制衡并作出最客观决定。

当然,最难的是马哈迪可能因为退休后太空闲,所以也来凑阿凡达的热潮,而且比一般人领悟到不同的启发,再次显示他的高人一等“远见”。

非常明显的,他把阿凡达跟美国911恐怖袭击牵连在一起,跟他一贯的敌视美国作风,绝对百分之百吻合。只是,在逻辑上恐怕难以令人信服。毕竟有多少个国家的政府会那么无聊没事做,自导自演恐怖袭击,并牺牲本身成千上万国民的性命,到最后只为了嫁祸于回教世界。

美国跟回教世界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吗?就算的确有,又是否需要为此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值得吗?

除了邓小平,李光耀是另一个我崇拜的政治偶像。若说邓老的成就, 在于把原本姓社的中国,改成在经济领域跟姓资没有分别的开放新中国;那么李光耀的成就则在于,创造了一个可以违反一整套民主原理的突破,例如:绝对的权力 招致绝对的腐败、一党独大没有三权分立就会腐败等论述,纵观世界各国唯独新加坡能以反常的趋势在进展,虽然其政府依然独裁依然强势,连国民吃口香糖的权利 也得空没事做走去禁止,但是却成功十年如一日,维持一个廉洁和有效率的世界级政府。

若说邓小平年老隐退前的“南巡深圳”,成功制止中国国内部分人士对经济开放过渡期所产生的贫富鸿沟疑惑,进一步确立了新中国实行开放路线的强烈决 心。那么 这次李光耀同样在年迈阶段前来进行的“北巡大马”,则肯定是在探索大马经历过去年308政治大海啸以后的政局演变,然后作出一个重要思考:“新加坡人民行 动党的一党独大,到底还能顶多久?”
阅读更多 »

今早到马大晨跑,然后到马大湖那个小码头,温习以前大学生涯的点滴.突然偶遇几位在唱歌的马来学妹,健谈的她们主动跟我闲聊起来.

当她们知道我的工作后,很惊喜地瞪大眼睛望着我:”Ong Ka Ting?Engkau kerja dengan Ong Ka Ting!Ei,tolong sampaikan salam saya dekat dia.I suka dia lah.”

听到她们如此反应,对自己的前老板的正面形象感到安慰.

然而,更多时候,外人对政治人物的看法几乎以负面居多.

阅读更多 »

若有天马华不再“华”,就是背叛华社?多元种族政党就是唯一出路?

若有天国阵也转型了,国内朝野每个政党都是多元族群政党,打着的都是民主开放旗帜,那又还要竞争比较什么呢?

前晚受邀到全民辩翻天辩“单一种族政党是否能走多元族群路线?”,有幸跟诗杰,诗坚、启良、丁贤和义民同台,让我在这方面有所启发。

阅读更多 »

最近美国奥巴马所刮起的旋风,并没让我天真到以为今天大马也可以出个非土著首相.却倒让我想起早前跟一位马华同志的对话.

我问到:”应该如何反驳一些土著人士所提出的马来支配主义论(Ketuanan Melayu)?”

他迅速回应:”多年来,维持我国各族的和谐的重要依据是宪法.而宪法并没提及和承认这种马来支配主义.”

我又问:”那就是说,我们必须尊重宪法,包括里头第153条款阐明的土著特权论,包括奖学金,公务员和经济机会的各项固打?”

他顿时无言.

阅读更多 »

明年就是我国独立50周年。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最近在此金禧吉日即将来临之际坦诚指出,我国各族群之间表面上虽然团结,可是此关系实际上依然脆弱,人民内心依然存在浓厚的种族情绪。听到首相这番肺腑之言,再综合前阵子所发生的一系列争议性时事议题,无疑引起许多人士对国家未来发展前景的感触和关注。

 

然而我发现到很多民众在议论这方面的问题时,鲜少以国际视野审视国内的族群关系状况。

 

族群关系问题并非我国独有,而是一项全球性问题,从先进国、发展中国家、到落后国家都难以幸免。至于为何有些国家的族群关系相对和谐,有些则欠缺稳定,这除了取决于相关国家政府的领导能力以外,也受到两项先天大环境因素所影响。

 

(一)族群人口比例

有些国家由一个人口占绝对优势的族群主导,其他少数族群的人口则占绝对劣势。在这种社会结构底下,两方族群由于人口的悬殊,存在明显的从属关系,少数族群通常面临被强制同化的压力,或受制于由强势族群主导的国家机构阴影下,难以掀起有效的抗衡。

 

(二)阶级状况

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族群关系问题的背后,通常也隐含着一定程度的阶级矛盾问题。

 

在这方面,如果一个社会的多数族群同时也在经济阶级上占优势,而少数族群的阶级状况则相对处于劣势,那么这个社会的族群矛盾问题就比较容易管理。

 

例如在美国,白人人口占了绝对多数-75%,而黑人则只有12%。在新加坡,华裔人口占了7580%,而马来人只有大约15%。而且,在这两个国家,多数族群的经济阶级整体而言也比少数族群占优。

 

然而,相比起上述国家,马来西亚的族群结构状况显然更为特殊和复杂。1957年独立时,马来人人口占50%,华人37%,印度人11%。根据最新2005年统计,马来人人口占54%,华人25%,非巫裔土著12%,印度人8%。

 

我国的马来人是多数族群,但人口始终未像美国的白人,或新加坡的华人般占有绝对优势。我国的华人是少数族群,但人口比例依然举足轻重。除中国以外,马来西亚华人人口比例在东南亚乃至全世界,也是继新加坡之后最高的。华人社会在我国的重要性和所具备的雄厚潜力是绝对不容忽视的。

 

国家

华裔人口所占比例(%)

新加坡

7580

马来西亚

25

汶莱

15

泰国

810

印尼

34

缅甸

23

越南

15

菲律宾

1013

柬普寨

05

寮国

05

 

另外,我国族群关系的另外一层矛盾在于,多数族群的社会阶级传统上处于劣势,而少数族群的经济状况却占有优势。这导致多数族群担心主流地位受威胁,少数族群担心经济优势被剥夺,彼此间存在微妙的不信任感,需要花上更多心机和时间加以克服。

 

身为马来西亚国民,我们不应自以为独一无二,认为只有我国面对特殊的族群矛盾问题,这其实是全球人类、世界各国的共同挑战。我们也不应针对我国特殊的族群结构背景怨天尤人,而应该往积极面看待这个多元文化状况所为我国带来的发展优势。

 

更不要轻易感到气馁。在族群矛盾问题相对单纯的美国,尚且需要经历超过230年的建国史才逐渐改善该国的白人与黑人矛盾问题,国龄相对年轻的我国理应拥有更多的耐心,对我国的族群团结远景存有期待。

 

是的,要跨越族群矛盾的僵局,不是靠一、两个表面的政治动作就能达致的,最务实之道还是离不开国家经济发展。正如前文所提,族群问题的复杂性,除了来自利益分配的冲突,也隐含着社会阶级的矛盾。所以只有在整体国民达致相当程度的生活水平后,族群思维才会逐渐被淡化。

 

在今天这个挑战逐渐严峻的全球化年代,如果各个族群继续消极地自认本身被边缘化,那么最终在国际舞台被边缘化的,将是我们共同的祖国-马来西亚。

 

(转载自星洲日报言论版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578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7年八月
« 3月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