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Youth’ category.

要数最近戏院最红电影,舍《阿凡达》取谁?大导占士金马伦最厉害之处,就是让剧情中打压者(美军)和被打压者(潘朵拉世界的Na'vi土著),制造了无限对号入座的空间。

所以,此片岂有不受欢迎之理?世界上所有曾经经历过惨痛战争洗礼、被国内外强权欺凌的国家国民,很容易就会感同身受地融入被打压者的角色,并为最终邪终于胜正、霸权被打倒的结局而喝彩欢呼。

同样的,如果我们的想象力再丰富一点,《阿凡达》的剧情,其实也可以套在即将于近日举行的各国立大学校园选举,而且出奇地吻合。

一直以来,有国阵政府在后台撑腰的大学校方,在大专法令的护航下,就像校园内永远高高在上和不可受挑战的霸权。所谓“霸权”,是因为它真得不需要跟你讲理。在该法令底下,不谈客观、不谈公平,校方的决定就是硬道理。

绝对的权利,招致绝对的腐败。这个校方的角色,就像《阿凡达》的美军,恃着大专法令这个无敌枪炮,在高空中向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学生发动无数的攻势,势要把对方置于死地。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以为学生会任人鱼肉,很快就能够侵占学生的这片领土。

为了向背后的高教部和巫统交差,他们一边援引法令阻止亲学生派系跟校外在野党交流;一边却纵容亲校方派系跟国阵成员党领袖相亲相爱、水乳交融,甚至出钱又出力,协助他们进行组织和拉票工作,自小就向他们灌输“优良”的政治献金文化。

为了赢得校园选举,他们一边阻止亲学生派系进行任何拉票活动或宣传,甚至向违例者大开杀戒采取纪律行动;一边却默许亲校方派系通行无阻到各学院、宿舍大派糖果,甚至暗中帮一把,“提醒”所有宿舍生必须支持该派系,不然就会面对被逐出宿舍的不堪后果。

总知为了完成上头的政治旨意,每年都会不务正业想出许多层出不穷、创意比研究论文还要令人惊叹的选举措施,来为难亲学生派系、扶助亲校方派系。

而今年最有新意的卖点首推电子投票。

不管校方抛出多少堂皇的理由来合理化上述措施,只要在如此的时代背景下,他们所作的一切改革,动机都会引起怀疑,难以令人信服。电子投票至今仍然无法成为各国选举,包括全球民主大国美国的选举潮流,主因就是在监督工作方面缺乏透明度。如果校方还是要执意推行有关措施,而高教部又不反对的话,我认为政府本身应该先以身作则,立下好的“榜样”,在下届全国大选推出全民网上投票措施,看看是否能够取信于民。

令人欣慰的是,每一年的校园选举,我们还是看到不少拥有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般拥有正义感的学生,挺身而出,不畏强权,勇敢站在运动最前线,或者至少在背后通过实质的选票力量,捍卫学生的民主权力和尊严。

撇开校外政治不谈,校园选举原本就是由学生本身当家作主的平台,更是大专法令所认可并赋予学生的权力。而校方的定位其实就好像大选的选举委员会,是中立的,只是负责选举的协调和执行工作。然而,如今校方却滥用了本身的权力,反客为主,公器私用,想要践踏学生自由投票的权力,主导和操控校园选举的成绩。

2008年的308政治大海啸,其中一个导因就是国阵已经失去大部分年轻选民的支持。而在这方面,当局多年来在校园政治矫枉过正的倒米策略,肯定“居功至伟”。令人失望的是,国阵政府并没有从此惨痛教训中痛定思痛,修改大专法令还政于学生。反之,高教部去年在国会提呈的修改建议,整体而言只是 小修小捕,做门面功夫。

其实,国内大专生的期望并不高,只是要成为一个正常的马来西亚国民,17或18岁就有参与政党权利,21岁就可以投票做老板。偏偏只要隔着一片象牙塔的围墙,他们所受到的待遇,却跟其他国民有天渊之别,民主老板被贬成民主囚犯;有智慧的大学生被当作无知的幼稚园儿童。

无论如何,只要坚持下去,秉持正确的民主原则,我深信大学生必定能够像《阿凡达》的纳维土著一样,反败为胜,打倒强权,重夺校园民主的自主权,寻找到内心最初的《阿凡达》世界。

Advertisements

身为马大法律系前学长,我最近为此身份感到特别骄傲,虽然平时很少如此。

 

上周刚落幕的马大校园选举,首次陷入非常历史性且戏剧性的组阁僵局。在全校41个议席当中,青派亲学生阵线和蓝派亲校方两大阵线各赢获2019席,其余2席法律系学院代表权则落在独立人士手上。

 

就是说,蓝、青派双方皆难分上下,无法以足够的多数议席组成学生理事会,两位法律系代表的动向顿时成为关键。

 

结果,两位法律系女生没有逃避问题,更没有像一般政客等待双方开价投标,而是选择以公投制度,让全体同学决定要他们何去何从。

阅读更多 »

别向猪头低头!

这是日前发生马大回教学院被人置放血淋淋的猪头后,我马上发给马大新青年协会几位学弟学妹的短讯。

有关骇人风波发生后,虽然案情至今并未明朗化,也还没找出幕后真凶,然而难免令人联想起早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马大华人食堂被关闭的课题。

警方闯行动室却无功而返

更令人遗憾的是,当局也没打算在这方面避嫌,事发后隔一天,一批警察于凌晨时份在未出示任何搜查令的情况下,以煽动种族情绪为由,突然闯入正在筹备校园选举的新青年行动室。结果,到最后无功而返,没有寻获任何相关证据。

阅读更多 »

当全部人把焦点放在瓜登补选之际,原来国立大学的年度校园选举也将陆续登场。

记得当年2000年我刚入学马大时,对校园选举总是充满期待。透过法律系课室的窗外看到挂满整个校园的竞选人海报和布条,心中就有莫名的快感,脑海马上浮起清晰的两个字-“民主”。

非常怀念那段时光,声援安华的热潮仍在,学生的民主权利受到校方的基本尊重。还记得,当时不少学生代表会到各宿舍跟我们分享他们的理念,剖析校园的政局。 针对校园内外许多不公义课题,他们会带领我们发动各项运动,如呈交备忘录、点蜡烛和平聚会等,向校方表达学生的意愿和立场。

民主越来越遥远

可惜,年复一年,同样的一扇窗,同样的一片旗海景象,快感却没有了,换来的只是满脸惆怅。对于“民主”那两个字,感觉越来越遥远。

阅读更多 »

看到最近魏家祥竞选马青团长的宣言,回想前阵子所受的白眼,终于有种被平反的感觉。

比起很多只看本身私利,或已经在旧制度被模型化和自我矮化的人士,家祥的态度没有逃避,也没有多找藉口,直接具体承诺,要在5年内把马青年龄顶限减至40岁,真正拥抱青年。

这种竞选宣言,是最直接而没有转弯的,明确的目标,明确的时限。至少没有像一些人的宣言,开空头支票好像不用本,这也可以,那也可以。问他几时做到、如何做到,就说会尽力,希望在有生之年。。。。

家祥的5年减5岁,让我联想到自己过去也曾经跟几个记者老友承诺,要在5个月减掉5斤肥肉。志气可不小,但要如何达致目标,挑战更不小。

阅读更多 »

 

马青领导层,传统上有三个最高要职:总团长,署理总团长和总秘书。

有人说,署理应该不算。我说,问题不在职位,只是前任者的表现太滥。

如果3个要职都是能者居其位,这个铁三角就能够发挥强大力量。

终于,前天经过各州团长的第二轮协商后,各总团的要职菜单已经出炉,铁三角的人选,也基本上已经定案。

阅读更多 »

自从光明日报的这篇专访刊登后,感觉受宠若惊,只因该报对此课题异常关心那么大版。只是,同时以一些不是出自我口中的话作为标题,配在一张我的显著人头照上面,也让我感觉压力不小-)

 

所谓马青“打压”年青人,这个词汇从未从我口中提过;所谓祖父级人马也参与马青,那是慧玲所提出的趣闻。然而,始终不变的,是我对于马青必须尽快把年龄顶限改成40岁的坚持。

因为这个广泛报道,让我感觉到一些政治上的温暖,当然也有一泼的冷水。那些温暖,我会视为推动力,那些冷水,我会拿来冲凉后再出发

阅读更多 »

,马华全国191个区会提名日,各地峰火连天,我却在山上看老天.

一直以,自己是个按部就班,不好高骛远的人.党藉在芙蓉区会超过十年,职在中央服务四年.308政治海啸后,认为过去终日专注奔波于中央所累积的经验已经来到一个阶段,时候回家乡区会找个基础学习基层政治,贡献改革的努力,首次参与区支会党.

谢一位家乡资深党前辈的努力,在他辅助下,我成功中选森州某区会某马青支团团长.

由于过去鲜少参与该区会基层,我多次提醒自己要谦虚学习,所以在更上一层楼的区团也没有要求任何要职,只希望得到一个马青总团代表权,感受参与马青党选的经历.

由于该区团共有十多位总团代表,全国则有两千多个.总团代表是参与马青中央选举和投票的护照最低门槛,所以我认为此要求并不过分.

结果,令我意外的是,我的基层政治处女秀还是碰钉了,上面的马青领导只委婉托人向我传达一个冷漠精简的讯息:年青人,你太急了!

,入党十年,职四年,只求一个全国拥有两千多个的马青总团代表权叫太急?

哦,有人的孩子才党两个月,就有格被区会推荐人?何有些地方性袖的助理,比我党龄资浅却被提名担任区?原来我去在党中央的的经验在区真得一文不

阅读更多 »

传统的政治,一直以来都是属于老年人的高层次玩意儿,非常讲究资历和辈分,各政党的政策考量也不得不偏向以年长者为主的选民。

 

而年轻人,则常被指对政治漠不关心,甚至避而远之,两者之间往往筑起一道厚厚的围墙。

 

然而,面对新时代急促的发展步伐,旧有的模式开始面对一定程度的冲击。

 

人民开始感到厌倦,因为一些资深领袖,虽已老态横秋、态度傲慢却还紧紧抱着权位不愿放手;选民开始感到不满,当一些年长领袖在这民主时代,还在玩着以前那一套黑箱作业把戏,涉及权力和金钱的腐败。

阅读更多 »

近年来网际网络的风潮也吹到了世界各国的政治领域,政治宣传已不再仅限于传统的传单、小册子、布条、政见发表会等方式来发布讯息,许多国家的政党和领袖纷纷设立本身的网页和博客,在一些先进国的选举中,政治网站甚至成为其中一项候选人之间的重要文宣交锋平台。

 

网络政治一词首先出现在1994年的美国。根据调查显示,20002002年之间曾参与两次重大选举投票的美国公民,其中有68%曾上网浏览总统候选人网站资讯。

阅读更多 »

在马大渡过接近四年光景,如今毕业骊歌却快要响起。回首过去,往日在校园里经历的点滴片断不断在脑海中浮现;仰望未来,则再过几个月就要在外头闯荡拼搏了。想到这里,百般的感触早已涌上心头。

离别在即,如果您问我对马大还有什么期许,那我一定会告诉在籍的学弟、学妹们:-请让这所大学,还有里头的您们变得单纯一些。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62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7年十月
« 3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