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否应该把这次的汽油弹袭击各地基督教堂事件,归咎于巫统?

这问题,最近引起很多人的关注,甚至也惹怒了一向来非常沉得住气的首相纳吉。

在这个法制社会,凡事必须有理有据。若一天还未鉴定暴徒的身份,以及幕后的动机之前,就草率地把矛头指向任何单位,此举都是有欠公道的。

无论如何,无可否认的,巫统唯一可以跟这起事件挂钩的,就是它的前任内政部长赛哈密。或许由于国家太平公务闲空,于2007年作出禁止《先锋报》采用“阿拉”字眼的决定,走去捅这个蜂窝,触动了国内族群关系的其中一个灰色地带,结果最终随着最近的高庭判决,引发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情况跟1970年代来自东马土著党的前教育部长阿都拉曼耶谷作出关闭英小的决策雷同。一个部长的错误决定,其影响力往往超越它本身的任期,为我国的族群关系发展和无数后代,带来关键性改变。

因此,要把这前朝烂摊子的起因,归咎于由纳吉领导下的巫统,未免过于苛刻。但是,要如何把这个问题的破坏程度减到最低,避免控制,在纳吉领导下的巫统,则拥有责无旁贷的重大使命。

要知道,1969年的513种族暴动,至今仍是缠绕许多国民内心的恐怖阴影。而在有关惨痛历史经历中,其中一个最具争议性,并使到非土著缺乏信心的部分,则是国家保安体系,包括警方和军队,在处理暴乱局面的专业性。而更巧合的是,纳吉的先父敦拉萨恰恰就是该段事迹中的国家最高领导。

令人遗憾的是,从今年8月在雪州政府大厦发生的牛头示威活动可以发现,现任政府还是没有从过去的历史中吸取教训。虽然涉及者已经在煽动法令下被控上法庭,但是气焰依然嚣张地在庭外拉布条,审讯也毫无紧迫性。警方在示威现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态度,也跟他们过去控制反对党和印度兴权会时催泪弹和水炮齐出的全副武装英勇姿态形成强烈对比。

当然,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此事件也反映了潜伏在我国社会多年的“泡沫种族和谐”现象,继1969年以后,又膨胀到了一个失控阶段,随时都会因为一个芝麻绿豆小事而被缪破,进而一发不可收拾。今天如果许多倾向于单一族群、并歧视其他宗教的宪法条款和政府措施继续存在;如果我们还是对许多争议性议题,采取唯我独尊的高姿态,或扫入地毯下的鸵鸟态度,不对等交流,不诚恳聆听,那么“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再动听,也只是沦为华丽口号。

Advertisements

若党争继续闹下去,马华代表华社的角色肯定已经来到可有可无的危机。

尤其最近看到魏家祥必须在中华独中校庆晚宴,向翁总汇报教育部事务,心情更是感慨。早前为了出一口气,老翁把大部分廖派内阁成员踢出会长理事会。结果今天搞到要在别人晚宴讨论马华内阁事务,他肯定要对当初的冲动砍人举动自食其果。

308后的今天,不像513后的昨天。当年1969年大选,不管陈修信领导的马华多么不争气,议席节节败退输给来势汹汹的反对党,但是至少当马华提出要退出内阁的决定时,华社华团都纷纷劝阻挽留,希望马华继续留在内阁传达华社心声,争取族群权益。

主因在于,当时是建国初期,选民基本上还未作好准备抛弃国阵并让反对党执政。513的改朝换代,其实只是涉及巫统内部的领导人更迭,被指过于崇尚西方开放政策的东姑,被风格更保守倾向马来保护主义的拉萨取代。过后随着新经济政策的推行,情况大致上就恢复稳定,国阵又迎向太平盛世。

308跟513的最大不同,不是今天的民联比以往的反对党更强大了。而是全球化和现代化资讯科技的势不可挡,导致民智大开。人民的视野更大了,台湾,中国,东南亚,英美等世界各国的最新进展,都能够迅速地通过各种媒介,传达给全球的媒体读者或观众或网友。大家对政治人物的素质因此变得更有要求和严谨,更不再把两线制视为洪水猛兽。

在这种大时代背景下,再加上马华本身内斗内行不争气,今天就算马华退出内阁,甚至倒台了,我相信华社晚晚还是会睡得很好,马照跑,舞照跳。反正过去数十年来,其实大部分华社的选票也不是给了行动党。民联若上台,行动党就可以名正言顺扮演比马华更马华的角色。

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马华的存在价值,也不能老是原地踏步,以为有人在朝就什么事都好办了,就可以满足华社了。官位再大,如果没有相称的素质表现,不如回家耕田。

提到这当官的素质,我甚至认为我们应该看得更远超越华社利益。就如对于来自巫统的部长,我们也不希望他们只是照顾马来人。同样的,今天的马华部长要受到肯定,眼光已不仅此在华社,他们必须表现出在部门事务的专业,在政策制定和执行方面照顾全民,才会受到肯定。可惜今天马华还在吃历史老本,不少官爷只是在论资排位,不能做到能者居之。

无论如何,对于华团要绕过马华直接向首相推荐部长人选,我却难以看好。华团应该从1980年代董教总参与的"打入国阵,纠正国阵"两线制运动吸取教训。社团的定位始终与政党有别,若社团作为政党的外围压力集团,本身要参与内部政治,不管其委派的代表多么能干,肯定都会吃力不讨好。

今年12月13日是敦陈祯禄的公祭纪念日。但是一如所料,忙于党争的现任领导层并无暇像往年般为这位创党元老和建国元帅举行年度公祭仪式。当然,或许他们还记得这一天,我也希望他们在还未拿出诚意化解目前党内民主僵局之前,最好先不要到陈祯禄的墓碑前祭拜致敬,以免出现“无颜面对创党老祖宗”的尴尬局面。

阅读更多 »

不管前途如何变卦,民联下一届大选,肯定放眼中央政权。

为了取信于民,民联早前召开首次大会之际,推出“影子内阁”的施政刚要,全面提升民生、法治、经济和种族平等项目。

然而,这些项目,有说国阵早就在提,毫无新意,也有说这些政纲涵盖全面,值得加分。

依你之见,民联这次提出政纲,可不可以为他们将来争取选票而加分?

A)可以,这份政纲显现民联的理念大器已成,加分。
B)不可以,这份政纲显然是国阵的山寨版,扣分。

不可以,不只是国阵,也是抄袭其他英美民主国家各政党的山寨版,东拼西抄结合起来的大山寨版政纲。

有些政纲,华而不实,词汇如文学一样优美,却提不出任何具体政策主张;有些政纲,实而不华,提出一大堆细微而具体的政策改革和指标,偏偏缺乏了政治理念和路线的包装,少了灵魂。

民联的政纲,则是不华也不实。

阅读更多 »

虽然老马拥有“衰收尾”的瑕疵,不懂得退位后就要少出声的哲学,但纵观其二十多年任期的表现,以及客观地跟其他历任首相作比较,我还是认为他的“功大于过”。

针对政治人物的功过,尤其在今天这个民主意识抬头的社会,作为纳税人的我们的确拥有“大胆批判”的权利。因为,作为国家领袖,您处理的是涉及社会人民的公共事务,吃得咸鱼抵得渴,难免就要受到公众眼光的检验。

然而,作为政治圈子旁观者的我们,也要了解到政治人物也是人一个,不可能是完美的。所以对于他们的功过,除了许多时候可以“大胆批判”以外,偶尔也要“小心评估”,设身处地从有关政治人物在不同时代的情况和立场设想。一如“小人当道,君子之过”这个道理,我们目前的社会,就是拥有太多不屑政治的旁观评论家,对许多政客的丑陋嘴脸嗤之以鼻,可是本身却不愿投身政海卷起一股清流。

阅读更多 »

原本一出争权夺利的江湖武侠片,突然戏剧性急转弯以喜剧收场,哪怕主要演员演出得多么专业自然,观众还是大跌眼镜,保持观望、质疑。

虽然“敌友一线间”这常态,在政治上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人心毕竟是肉做的,戏剧之外现实之中,态度原则的转变可以快如四川变脸的,实属罕见。

去年党庆一笑泯千仇,今年特大则再笑大团圆。团结毕竟是好事,但是不能沦于口号。尤其在现实的政坛里,官位和党职才是最务实的权利分配环节。但是这次大团结方案的宣布,除了翁蔡两人的融洽握手景象以外,却没有任何具体的团结方案详情。

阅读更多 »

当马华一团糟、民政走向没落、还有国大党贬成蚊子党之际,国阵老大最近召开大会,积极向“一个马来西亚”政策靠拢,纳吉强调巫统不只废新经济政策,更声称会丢掉种族路线,照顾全民利益。

往年的巫统大会,我们都会等着看,看巫统代表这次又有什么“惊句”出场。不过今年,大家好像转性,没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种族言论,没有呐喊举剑的场面,只有一片“反种族路线”声浪。

尤其凯里这位前首相的半子,之前常常拿种族主义大做文章,在华社已近恶评如潮,现在也呼吁团友不要搞种族主义,还有副首相慕尤丁,也誓言铲除金钱政治,让巫统走向真民主的时代。

对于几位巫统大头的言论,喝彩的人多,不过保持怀疑的人也不在少数,到底他们是否真有魄力和意愿打造一个全民马来西亚,还是为了应付下届大选,做个样子好拿票?

A)是,巫统已经觉醒,走全民主义路线。
B)不是,死性依然不改,做做样子。

是,巫统已经觉醒,走全民路线。更准确来说,应该是该党领导层已经展现这方面的决心,但是基层还需要一段时间。

308以前,巫统的格局,基本上只以马来人为主,至于其他族群,就交给国阵其他种族成员党自己搞定。所以,该党所作出的言论和决策,都向极端的马来人利益靠拢,认为巩固马来人支持率是该党的最重要基础。

然而,巫统忽略了,分而治之的族群政治,有时不单纯是分工,而且也会产生不少冲突的零和局面。例如,当你提出一项完全只考虑到让马来人受惠的主张时,则将会对其他族群的权益、机会,甚至是感受造成负面影响,使到国阵被非马来人唾弃。

过去一直迷信马来霸权政治的巫统也忽略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种族元素以外,还有很多治国方针是普世性而没有种族区分的,例如反腐倡廉。如果一个国家无法有效控制甚至杜绝贪污问题,那么从政府到民间企业的生产效率都会被拖慢步伐,进而导致该国无法在国际舞台跟其他国家竞争。

阅读更多 »

最近马华某领袖可能在无心的情况下,发表了我党可能会东渡到砂拉越扩展版图的言论,引起了该州主要国阵华基政党-人联党的反弹,此举实属不智,也暴露了我党对东马政局欠缺敏感度。

我一直主张,国阵的华基政党,长远之计应该是朝向合作和整合,但绝对不是互相对立,相互抵消,导致已经被分裂的华社代表性问题进一步加剧恶化。

阅读更多 »

遭推翻,就总辞。论调弦犹在耳,早前会长理事会判蔡细历“死刑”,掀开“倒翁”特大飓风,有人斩钉截铁:如果会长理事会决定遭推翻,将全体总辞来表示抗议。 特大召开在即,事情出现戏剧性转变,马华中委会推翻会长理事会判决,改为判蔡细历冻结党籍和党职4年,等于为蔡细历减刑。 当初说得坚决,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会长理事会,你说该不该总辞? A)应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B)不应该,因为判决仍在,该会威信毫无影响。

不应该,因为根据我的了解,会长理事会当初开除老蔡时,并没有作出总辞的议决,只是几位成员在会议中提出相关个人意见。 对于总辞论,大家可能对法理责任和道德责任产生混淆。

马华党章并没有规定会长理事会所作的任何议决若被推翻,其成员就必须总辞的条例。这更倾向于有关成员本身的一项道德标准选项;反之,根据法理,总辞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出现,既总会长在中委会或特大被三分之二的代表议决开除,那么主要由总会长委任成员所组成的会长理事会,当然必须面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下场。

无论如何,这次中委会推翻会长理事会的议决,其争议不在后者是否应总辞,而在于绕过了当事人的上诉程序。虽然法律局主任梁邓忠尝试援引党章第45和47条文来合理化有关作法,但是有关条文只是非常笼统地阐明中委的各项职权,并赋权于会长理事会执行有关职权。

但是若更具体地根据第15章的几项纪律条文共同阅读,则显示只有在当事人针对会长理事会的议决提出上诉的情况下,中委会才能够作出最终的判决。中委会在该党纪律事务上的定位更倾向于被动的上诉机构。

(special weekly)

欢迎到www.twitter.com,add me at :ngkiannam

政治人物接受献金是否恰当,永远是一把双刃剑,皆因涉及公众利益面前,难免浮现是否偏袒资助人之嫌。 政治人物接受献金是否恰当,永远是一把双刃剑,皆因涉及公众利益面前,难免浮现是否偏袒资助人之嫌。 正当巴生自贸区涉及舞弊课题开始调查阶段,该工程主要承包商首席执行员张庆信,证实外界翁 诗杰曾收取他的一千万令吉,作为马华各区会的活动费用。不过数日,他再爆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周美芬也曾向他要求捐款事项,事情接二连三,难免 让人觉得是否还有更多人涉及其中。 在国外,政治人物接受献金的例子屡见不鲜,很多人会捐献限定的金钱数额,来支持本身属意的政客和政党,例如美国总统奥巴马就是靠群众捐献而打赢选战的最佳例子。 然而有人提出质疑:如果政治人物接受某些人物或财团的金钱捐助的话,一旦涉及公私利害关系之下,注定要牺牲公众利益来满足私欲。 依你之见,政治人物或政党接受他人的金钱,在某些课题上,会不会因此而牺牲公众利益?

A)会,因为拿人手短,吃人口软。

B)不会,贪污滥权是个人素质问题,不关献金的事。

不会。这主要是个人的问题。 政治献金最复杂之处就在这一点-人党不分,公私不清。 反而捐献动作哪有什么问题?真正单纯的捐献是不求回报的。求取直接利益的不叫捐献,而是贿赂。捐献在佛家甚至被称为善行的布施,就如每一个寺庙的香油箱,多多益善,少少不屈。就算还是有一些意图,希望保佑家人,出入平安,甚至桃花朵朵开,至少也是比较含蓄的,并不强求。

阅读更多 »

翁总要快刀斩乱麻,斩蔡除根,解决两者一天无二日的僵局,确保他日后的改革大计能够更有效地获得贯彻,此出发点是没问题的。

但通过纪委会端出尘封已久的性爱光碟来开刀,此手段却有欠民主磊落。就如1970年代李三春和郑永森之争,再激烈也是通过民主党选作一了断,让胜败双方皆心服口服。

但还是看好翁总能够渡过这项考验。因为在问政能力,论述主张,和气魄胆识方面,目前的党内新生代领袖尚未能出其左右。

但在搞基层组织和凝聚党员方面,他必须找一个在这方面的能手任其副手为其护航,并肩作战,弥补他在这方面的不足。因为经历斩蔡风波后,马华已经军心不稳,撕裂成两半,基层之间的对立加剧。所以当务之急必须是安内,才让攘外。

吴健南

Blog Stats

  • 64,622 hits

Category

Calendar

2017年十月
« 3月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